《慶余年2》 輕喜劇殼子下的理想主義宣言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特約撰稿 袁華 日期: 2024-06-07

可惜所謂的現代性更多停留在了口號上

《慶余年》播出五年之后,第二季的歸來(lái)引發(fā)了一場(chǎng)收視狂歡。據云合數據統計,5月16日首播當天,《慶余年2》的有效播放市場(chǎng)占有率就位居日榜首位,至5月28日,市占率已然過(guò)半。

但與豆瓣評分7.9的高口碑“劇王”第一季相比,《慶余年2》的評分滑落至7.2。第一季的成功,讓《慶余年2》成為大眾期待的一種文化現象,五年來(lái)每一次關(guān)于該劇的“風(fēng)吹草動(dòng)”都會(huì )引發(fā)一陣熱議。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創(chuàng )作者勢必要考慮到調和大眾口味,當內容為大多數人服務(wù)的時(shí)候,它必須保證最好不要冒犯到任何群體。

要理解這個(gè)邏輯,可能可以參考春晚?!稇c余年2》也確實(shí)這樣做了。在前幾集中,這部劇都試圖用輕喜劇的方式來(lái)拉近與觀(guān)眾的距離,每一個(gè)角色出場(chǎng)也都會(huì )以自己的方式對著(zhù)鏡頭念叨一句,“觀(guān)眾朋友,我想死你們了?!边@也成為其在開(kāi)播后被批評的主要原因:穿插著(zhù)喜劇氛圍的男主角范閑假死的劇情,沖淡了觀(guān)眾對權謀故事的期待感。

《慶余年》原著(zhù)及其影視化改編的成功其實(shí)都是基于一種男頻爽文模式:現代人穿越到古代,通過(guò)現代社會(huì )給予的信息優(yōu)勢一路開(kāi)掛吊打一切?!稇c余年》中“穿二代”的設定更是讓穿越者范閑有了同樣是穿越者的母親葉輕眉留下的各種人脈積累——生父是皇帝,養父是戶(hù)部尚書(shū),有監察院院長(cháng)撐腰,還有武林高手五竹做保鏢。至于架空背景與高武(個(gè)體武力值強大)世界觀(guān),則讓故事更加天馬行空,擺脫了考據黨的責難和真實(shí)歷史的束縛。

第一季結尾,范閑出使北齊遇險,被刺一劍倒地不起,懸念留足。到第二部,觀(guān)眾期待的當然是主角起死回生,爽感延續。

所幸,觀(guān)眾如果熬過(guò)節奏緩慢的開(kāi)頭幾集,看到后面會(huì )發(fā)現插科打諢只是底色,喜頭悲尾才是《慶余年2》試圖要去做的。除了一如既往地穿插親情橋段來(lái)制造淚點(diǎn),相比原著(zhù)的爽文設定,第二季還加入了更多關(guān)于公平和正義的話(huà)語(yǔ),范閑變成了更加不愿意“和光同塵”的正面人物。

故事開(kāi)始沒(méi)多久,范閑就一邊清洗母親葉輕眉留在監察院門(mén)口的石碑,一邊感嘆慶國官場(chǎng)的黑暗,石碑上書(shū)寫(xiě)的是十分具有現代性的話(huà)語(yǔ):“我希望慶國之法,為生民而立,不因高貴容忍,不因貧窮剝奪……”

影視行業(yè)改造爽文時(shí),總是希望為其帶來(lái)某種崇高感和價(jià)值觀(guān)?!稇c余年》的好處在于作者貓膩的原著(zhù)本身就有著(zhù)進(jìn)步主義色彩,葉輕眉希望通過(guò)現代科技和制度來(lái)改造慶國,用現代性來(lái)改造古代社會(huì )——盡管這在穿越文中不算新鮮。因此,在影視化的過(guò)程中也更容易進(jìn)一步強化這種理想主義色彩。

《慶余年2》顯然希望延續第一季的做法,將這種宏大理念導向對小人物的關(guān)注,比如開(kāi)局就出現了被逼入青樓的良家姑娘,范閑為她抱不平,這種底層邏輯更容易打動(dòng)觀(guān)眾。

即便如此,價(jià)值觀(guān)的弘揚仍面臨故事框架本身的困擾。在生父、養父和超級殺手的保護下,范閑可以有足夠的安全感來(lái)懲惡揚善,而他本人也是大開(kāi)金手指,堪稱(chēng)爽文男主中的六邊形戰士。這般設定帶來(lái)了十足的敘事爽感,但是真正的矛盾也就難以產(chǎn)生。慶國的權貴小小一任性,自然敵不過(guò)范公子執法如仗劍,以生民的名義將這些腐敗分子斬于馬下。

在這一季中,我們只看到范閑通過(guò)團結如鄧子越這樣清正廉潔的舊官僚,來(lái)改革腐朽的慶國官僚體系。小范大人的身邊,逐漸收集了鄧子越這樣的酷吏,以及進(jìn)入科舉一途的清流,和有點(diǎn)弄臣色彩的王啟年,可謂霸道、王道兼用,可惜所謂的現代性更多停留在了口號上。

這類(lèi)書(shū)寫(xiě)的另一個(gè)問(wèn)題在于人物缺乏驅動(dòng)力,如果只是因為范閑在現代社會(huì )長(cháng)大,就有動(dòng)力洗清慶國的黑暗,顯然難以服眾。男主身上必須有一定的成長(cháng)性。

在采訪(fǎng)中,編劇王倦曾經(jīng)提到,第一季,范閑身上帶有“現代思維的優(yōu)越性”,到了第二季,范閑逐漸融入古代社會(huì ),其現代思維和古代制度的碰撞會(huì )更加直接。所以在《慶余年2》中,王倦延續了他的寫(xiě)作特色,用小人物的死亡來(lái)推動(dòng)主角的成長(cháng),通過(guò)諫臣賴(lài)明成之死,范閑認識到了慶帝的無(wú)情,更堅定了他反封建的立場(chǎng)。

為了強化這種碰撞感,第二季比第一季更大的變化在于對慶帝這一專(zhuān)制角色的塑造,但這種塑造仍然是漫畫(huà)式的。在《慶余年2》的世界里,政治成為權貴與平民的二極化世界。

這讓劇集建構的是一個(gè)想象中的古代世界,無(wú)論是善還是惡,在這部劇中的呈現都顯得有些抽象,架空的設定讓反派脫離歷史情境,再加上輕喜劇化的處理,讓這里的權謀看起來(lái)有點(diǎn)像是在讀輕小說(shuō)。

好處當然也有,那就是便利了大眾的理解。從這個(gè)角度來(lái)看,《慶余年2》也算完成了它的使命。


網(wǎng)友評論

用戶(hù)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9期 總第799期
出版時(shí)間:2024年07月15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chǎ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yè)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lián)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