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獅少年》:?jiǎn)拘研闹谐了墓狞c(diǎn)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特約撰稿 葛格 日期: 2024-06-07

(本文首發(fā)于南方人物周刊)

(夏冬/圖)

三年前,動(dòng)畫(huà)電影《雄獅少年》以其精良的制作和新穎的立意一度掀起“國漫復興”的浪潮。三年后,這部作品由大銀幕轉戰小舞臺,匯聚了粵港澳大灣區優(yōu)秀創(chuàng )作者的團隊共編共創(chuàng ),以原汁原味的粵劇音樂(lè )劇形式重新演繹,在香港、廣州、深圳巡演。音樂(lè )劇《雄獅少年》延續了原作勵志熱血的內核,通過(guò)音樂(lè )、舞蹈和舞獅的融合呈現,以直擊人心的感染力和震撼力,點(diǎn)燃了觀(guān)眾的觀(guān)演熱情。

近年來(lái),華語(yǔ)原創(chuàng )音樂(lè )劇百花齊放、競相爭鳴,粵語(yǔ)音樂(lè )劇《雄獅少年》聚焦地方特色,落腳在醒獅這一嶺南標志性的傳統技藝上。故事講述的是阿娟、阿貓和阿狗三個(gè)出身貧微的留守少年,為參加在廣州舉行的全國醒獅大賽,向昔日的獅王咸魚(yú)強拜師學(xué)藝,一路歷經(jīng)波折、挑戰自我的逐夢(mèng)之旅。

該劇的作曲高世章、作詞岑偉宗、編劇張飛帆早前曾聯(lián)手打造過(guò)爆款音樂(lè )劇《大狀王》,《雄獅少年》為三人的再度攜手。其中,作曲高世章曾擔任張學(xué)友音樂(lè )劇《雪狼湖》國語(yǔ)版的音樂(lè )總監,并為《如果·愛(ài)》《投名狀》《捉妖記2》等電影配樂(lè )。此外,還有新加坡實(shí)力派女歌手陳潔儀的加盟——飾演咸魚(yú)強的妻子即師母阿珍一角,并由醒獅非遺傳承人、“趙家獅”第五代傳人趙偉斌擔任醒獅指導。

《雄獅少年》講的雖是平凡人不懈追求夢(mèng)想最后“咸魚(yú)”翻身這一再尋常不過(guò)的勵志故事,但在主題立意、表達方式和舞臺呈現上卻不落窠臼。全劇沒(méi)有一味地熱血,而是巧妙地穿插了人物情感線(xiàn)索。

劇中對主角阿娟內心世界的細膩描寫(xiě),賦予了作品更立體飽滿(mǎn)的情感層次。父母對于阿娟的期待僅為三餐能自足,而阿娟則想要出人頭地。在父親發(fā)生意外需要住院治療時(shí),他主動(dòng)放棄了舞獅,打工籌集父親的醫療費。面對夢(mèng)想與現實(shí)的沖突,少年選擇勇于承擔責任,讓自己快速成長(cháng)。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他也不是一個(gè)人默默奮戰,娟然等朋友的激勵陪伴,喚起了觀(guān)眾對親情、愛(ài)情、友情最質(zhì)樸純真的感動(dòng)和記憶。

(夏冬/圖)

另外一條打動(dòng)人心的情感線(xiàn)索是師父咸魚(yú)強和師母阿珍之間的愛(ài)與守護。咸魚(yú)強因挑戰擎天柱失敗而放棄了舞獅之夢(mèng),回歸家庭與阿珍一同經(jīng)營(yíng)咸魚(yú)鋪。但阿珍始終明白,咸魚(yú)強心底對舞獅的熱愛(ài)從未熄滅。阿珍對阿娟三人的拜師,由最初的反對轉向最后的全力支持,體現了她對丈夫的尊重和理解。一曲《笑容》動(dòng)情地道出阿珍對丈夫的情深意重,陳潔儀那富有穿透力的嗓音更是觸人心弦。

舞獅是劇中的核心元素,也是高潮段落。全劇出現了三次關(guān)鍵的舞獅場(chǎng)景,且每次都以差異化的方式呈現。第一場(chǎng)是地區選拔賽中,以阿娟為首的咸魚(yú)獅隊和以壯成哥為首的壯威獅隊對壘,紅光與藍光分別打在對陣雙方的身上,舞臺被一分為二,緊密的鼓點(diǎn)伴隨著(zhù)交錯的燈光,烘托出比賽難分伯仲的激烈程度。第二次為全國選拔賽中,舞臺上同時(shí)出現了六只獅子,由阿娟一人對壘,此時(shí)《莫欺少年窮》的旋律響起,昭示著(zhù)阿娟憑借自己的努力,終于打出一條生路。第三個(gè)場(chǎng)景也是全劇中我最喜歡的一幕:阿娟獨自舉起獅頭站上高臺,預示他沖破了現實(shí)的阻礙,克服了內心的障礙,最終決定回歸比賽,一曲《雄獅少年》是少年阿娟對于世界的宣誓,勇敢追逐心中的雄獅。擊鼓是舞獅中必不可缺的,鼓聲不僅釋放出人物的內在情緒,而且成為渲染氣氛的重要元素。隨著(zhù)鼓聲響起,觀(guān)眾由現實(shí)中的舞獅比賽抽離,進(jìn)入少年交戰的內心世界。

劇中也有不少反卷、反焦慮的部分。在咸魚(yú)獅隊早期訓練中,當三個(gè)少年感到難以堅持時(shí),咸魚(yú)強淡然地說(shuō),“年輕人接受自己的平庸是沒(méi)有問(wèn)題的?!薄冻鞘新巍芬栽溨C的口吻道出了在都市打拼的男男女女疲于生計的困頓與迷茫,當輕柔舒緩的旋律響起,人心得到撫慰,不禁反思在忙碌之余不該丟失感受生活和與他人產(chǎn)生聯(lián)結的能力。

舞臺之上,音樂(lè )可實(shí)現勝于語(yǔ)言的表達,高世章為不同角色設計了貼合人物性格的背景音樂(lè )(即主題動(dòng)機)。每個(gè)人物出場(chǎng)的時(shí)間有限,音樂(lè )可起到強化人物性格與特點(diǎn)的作用,容易給觀(guān)眾留下深刻的印象?!队⑿刍ㄩ_(kāi)》為女主角娟然的主題動(dòng)機,在她勸喻阿娟堅持舞獅夢(mèng)想時(shí)、在舞獅比賽中都曾出現?!度齻€(gè)人撐艇仔》是阿娟、阿貓和阿狗合體時(shí)的主旋律,該曲將相識于微時(shí)的三人不離不棄的深厚友誼描摹得生動(dòng)有趣。

除此之外,這出劇的音樂(lè )、燈光和舞臺裝置的協(xié)同調度也很出色,比如《英雄花開(kāi)》一幕中,垂落的樹(shù)枝與漫天花開(kāi)的動(dòng)畫(huà)投影虛實(shí)結合,觀(guān)眾仿佛置身于木棉花盛開(kāi)的時(shí)節。

尾聲的一段蒙太奇,成為全劇最觸動(dòng)人心的柔軟時(shí)刻。兒時(shí)的阿娟一家再度登臺,小阿娟問(wèn)爸爸那是什么,爸爸說(shuō),“那是舞獅,可以趕走年獸,趕走心中的恐懼?!闭f(shuō)著(zhù)便將小阿娟馱在肩膀上,這是小阿娟第一次認識舞獅的場(chǎng)景。

網(wǎng)友評論

用戶(hù)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9期 總第799期
出版時(shí)間:2024年07月15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chǎ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yè)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lián)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