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減肥醫生眼中的“胖”?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韓茹雪 插圖 盧俊杰 日期: 2024-06-07

中國已成為世界上腰圍增長(cháng)最快的國家 (本文首發(fā)于南方人物周刊)

(盧俊杰/圖)

從今年春節檔《熱辣滾燙》上映,片中賈玲減肥暴瘦引起討論,到不久前世界防治肥胖日相關(guān)話(huà)題登上熱搜,有關(guān)身材的討論似乎總會(huì )不定期襲向熱搜。減肥的背后是審美問(wèn)題還是健康問(wèn)題?身材焦慮的背后是與具體生活息息相關(guān)的隱秘聯(lián)結。

“我窮盡畢生之力,最多只能給20萬(wàn)人看病?!笨炊嗔恕胺逝植 ?,陳偉感慨,他想把減肥的方法與邏輯向更多人闡釋。陳偉是中國醫學(xué)科學(xué)院北京協(xié)和醫院臨床營(yíng)養科主任醫師,致力于臨床患者的營(yíng)養不良防治工作,2024年出版了新書(shū)《給國人的醫學(xué)減重指南》。10年前,陳偉從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醫院訪(fǎng)問(wèn)學(xué)習歸來(lái),他的工作興趣和職業(yè)方向發(fā)生了轉變:從重點(diǎn)研究“如何把瘦子變成胖子”——即解決營(yíng)養不良的難題,到現在專(zhuān)心研究“如何讓胖子變成瘦子”。

什么是減肥醫生眼中的“胖”?當下社會(huì )的“肥胖地圖”是什么樣子?世界上有沒(méi)有特效減肥藥?與風(fēng)靡其他圈層的傳說(shuō)一樣,減肥所產(chǎn)生的泡沫神話(huà)及其覆滅,有著(zhù)人性中共通的邏輯。能戳破“神話(huà)”的減肥醫生,會(huì )給出什么樣的人生建議?以下是《南方人物周刊》對陳偉醫生的訪(fǎng)談。

(受訪(fǎng)者提供/圖)

我到底胖不胖?

南方人物周刊:肥胖是審美問(wèn)題還是健康問(wèn)題?什么是醫生所定義的胖呢?

陳偉:與20世紀的人類(lèi)相比,現代新新人類(lèi)的審美觀(guān)已經(jīng)發(fā)生了巨大變化,“以瘦為美”的觀(guān)念正占據主流。很多人特別是女孩兒對自己的體重要求極度嚴苛,在門(mén)診幾乎每天都有不需要減重的小女生對比著(zhù)明星照片,要求達到自己從未達到的體重指標。

其實(shí),醫生視角理解的“肥”和一些人自己感覺(jué)的“胖”其實(shí)不太一樣。在醫院檢查時(shí),采用的肥胖判斷標準,常常不是憑肉眼感覺(jué),而是基于體重達到某一數值后出現與肥胖相關(guān)的疾病。到底胖不胖,疾病說(shuō)了算。

南方人物周刊:看著(zhù)不胖的人,是不是就沒(méi)有“肥胖病”?

陳偉:“內臟脂肪”被稱(chēng)為“最危險的脂肪”,一般來(lái)說(shuō),肥胖者在外觀(guān)上會(huì )表現為“大腹便便”,但有些人在外表上看不出什么異常,其肥胖問(wèn)題就容易被忽視。

當前醫學(xué)上有三種常規的評判肥胖的方法:

第一是體重指數法,體重指數(BMI)是最常用的判斷體重是否健康的指標,BMI=體重(kg)/身高(m)的平方,我國健康成年人(18-64歲)的體重指數應在18.5-23.9kg/㎡。

但是體重指數有其局限性,對肌肉很發(fā)達的運動(dòng)員或水腫型肥胖者來(lái)說(shuō),體重指數可能會(huì )低估其真實(shí)的肥胖程度;體重指數也沒(méi)有分男女,同樣體重指數的女性體脂率一般會(huì )高于男性。

其次為腰圍及腰臀比法,俗話(huà)說(shuō),“褲帶越長(cháng),壽命越短”,即表示腰圍是衡量向心性肥胖的重要指標。目前,腰圍是公認的衡量腹部脂肪蓄積(即向心性肥胖)程度的最簡(jiǎn)單、最實(shí)用的指標。

第三為全身體脂率法,這個(gè)方法需要醫療器械輔助。在體重指數正常的人群中,約有1/4的人代謝異常。而這部分人不僅體重正常,甚至腰圍也正常,但是他們的體內脂肪含量超出正常水平。醫生會(huì )用檢測身體成分的方法來(lái)準確地反映人們各種身體成分的變化,評價(jià)個(gè)體和人群的營(yíng)養狀況。

南方人物周刊:有些人抱怨稱(chēng)“喝涼水都會(huì )胖”,人究竟為什么會(huì )胖?

陳偉:事實(shí)上,水是沒(méi)有能量的,無(wú)論是喝涼水還是熱水,都不會(huì )造成肥胖。肥胖是遺傳因素、環(huán)境因素、內分泌調節、腸道菌群等共同作用的結果,每個(gè)胖人都是如此,以體內脂肪過(guò)度蓄積和體重超常為特征。其中環(huán)境因素是肥胖患病率增加的主要原因,主要表現是總能量攝入增加和身體活動(dòng)減少。

肥胖存在遺傳性,通常具有家族聚集傾向。也就是說(shuō),肥胖的人,通常其家人都會(huì )胖,并且遺傳給子女的概率相對較大。

也存在壓力性肥胖,緊張、心理壓力大會(huì )影響應激激素的分泌。這種狀態(tài)長(cháng)期持續時(shí),人的饑餓感往往會(huì )增強,導致暴飲暴食,加之運動(dòng)總量減少,容易造成體內脂肪蓄積。年輕一代,尤其是互聯(lián)網(wǎng)行業(yè)、金融行業(yè)的精英們長(cháng)期處于睡眠不足的狀態(tài),熬夜成了常態(tài),久而久之人體內的瘦素濃度降低,饑餓素濃度增加,就更容易餓,對高能量食物的需求大大提高,所以很多人都喜歡在夜里喝飲料或吃高糖、高油、高鹽食物。

另外,現實(shí)中也存在低代謝性肥胖,比如甲狀腺功能減退患者通常會(huì )因基礎代謝率較低而肥胖,當然,基礎代謝率低并不是肥胖發(fā)生的主要因素。

(盧俊杰/圖)

繪出肥胖地圖

南方人物周刊:肥胖問(wèn)題有多嚴重?在你的從業(yè)經(jīng)歷中,關(guān)于肥胖分布地圖,有什么顛覆性認知嗎?

陳偉:到了美國我才知道什么叫作真正的“巨胖”。我曾經(jīng)在麻省總醫院、哈佛大學(xué)醫學(xué)院附屬布萊根婦女醫院的減重代謝中心觀(guān)摩減重代謝外科手術(shù)(俗稱(chēng)“縮胃手術(shù)”)的圍術(shù)期管理,即使是見(jiàn)過(guò)“世面”的醫生,也會(huì )驚詫于它針對“人山肉?!钡纳衿鏈p重效果。

當我回到中國后,有次在自己狹小的診室內一次接待3名150kg以上的“胖友”,才發(fā)現中國的胖子無(wú)論是數量還是重量一點(diǎn)也不比美國差。

2016年,《柳葉刀》雜志公布了全球流行病學(xué)特征,稱(chēng)全球胖人人數第一次超過(guò)了瘦人,而中國的肥胖總人數已經(jīng)位居全球首位。當時(shí)中國已經(jīng)有8960萬(wàn)肥胖人士,重度肥胖者達到1100萬(wàn)。

2020年12月,中國居民營(yíng)養與健康數據顯示,中國成年人超重和肥胖者的比例已經(jīng)超過(guò)50%,兒童和青少年中超重和肥胖者的比例也已經(jīng)達到19%的“世界發(fā)達國家水平”,中國已成為世界上腰圍增長(cháng)最快的國家。

俗話(huà)說(shuō),一胖生百病。在醫院就診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超過(guò)80%的慢性病都與肥胖有關(guān),或者說(shuō)很多是肥胖癥的受害者。肥胖還與17種癌癥的發(fā)生密切相關(guān)。

南方人物周刊:你在接診過(guò)程中,對于“肥胖”特征分布有什么直觀(guān)感受和意外認知?

陳偉:從BMI指數來(lái)看,以前直觀(guān)的感受是男性“胖子”比例高于女性,但實(shí)際數據顯示的結果是與之相反的。

整體感受是,中國南方的“胖友”比北方的少。這可能與飲食、氣候有關(guān),但很難將這樣的因果關(guān)系絕對化?,F代醫學(xué)是循證醫學(xué),這一點(diǎn)和減肥效果也是類(lèi)似的邏輯,有的靠吃減肥藥快速瘦下來(lái),不良反應尚不明確、存在風(fēng)險,不能說(shuō)完全是某個(gè)藥導致了“瘦”或者“病”,這是一個(gè)存在風(fēng)險的概率。還有一種魔鬼訓練營(yíng),的確有個(gè)體通過(guò)它達到了暫時(shí)“減肥”成功的結果,但能說(shuō)這種藥物或方式就是合規的嗎?目前沒(méi)有研究證明這一點(diǎn)。過(guò)去美容院線(xiàn)通行的“減肥藥”,實(shí)際都是不具備相關(guān)醫學(xué)資質(zhì)的;說(shuō)到魔鬼訓練營(yíng),這一定是不長(cháng)久的,往往會(huì )有反彈的效果,因為這不是一種常態(tài)的生活方式。

我接觸過(guò)一些青少年學(xué)生的案例,因為要通過(guò)體育測試,由家長(cháng)帶來(lái)醫院減肥,醫院達不到那么快捷的減肥目標,轉而尋找魔鬼訓練營(yíng)。真有一個(gè)暑假減重30斤的,但“成功”不久后又來(lái)了醫院,因為反彈了。

南方人物周刊:如果要繪制一份“肥胖地圖”,你會(huì )怎么動(dòng)筆?

陳偉:多種多樣的原因導致了不同的“地圖”呈現。肥胖的罪魁禍首是“環(huán)境致胖劑”,這是導致肥胖患病率增加的主要原因,表現為能量攝入增加和身體活動(dòng)減少。除此之外,還有以下四大因素影響肥胖的產(chǎn)生:

社會(huì )環(huán)境因素:國家興旺昌盛時(shí)期,胖子也是一種“福氣”的象征,唐朝以胖為美就是典型的例子。從某種意義上說(shuō),肥胖問(wèn)題是社會(huì )繁榮的伴生物。

地理環(huán)境因素:處于亞熱帶地區的人們,四季都要勞動(dòng),還要受炎熱氣候的煎熬,消耗較大并且食欲受高溫影響而下降,所以肥胖者較少;處于或接近寒帶地區的人們,冬季勞動(dòng)比較少,而氣候寒冷又易增加饑餓感,人們常飲酒聚餐,肥胖者就較常見(jiàn);住在山區的人活動(dòng)量大,與住在平原的人們相比,肥胖者更少;資源貧乏地區比資源豐富地區的肥胖發(fā)生率低。

文化環(huán)境因素:人們的風(fēng)俗習慣傳統意識,也影響著(zhù)肥胖的發(fā)生。南方人定居在北方后,逐漸入鄉隨俗,肥胖者也逐漸多起來(lái)。遷居到美國的亞洲人,其肥胖癥和糖尿病的發(fā)病率均高于在本土生活的同鄉。

環(huán)境干擾物:這可能會(huì )加速脂肪細胞分化和脂肪合成,帶來(lái)長(cháng)期的肥胖。被現代人經(jīng)常詬病的水果催熟劑、瘦肉精也屬于這一類(lèi)物質(zhì)。

據相關(guān)數據統計,北京男女的肥胖率均位居全國榜首,分別為26.6%和24.9%,這意味著(zhù)每4個(gè)北京人里就有一個(gè)是胖子;而在肥胖率較低的海南,只有4.4%的成年男性偏胖??傮w來(lái)說(shuō),北方省份的肥胖率要較南方省份高一些。

(盧俊杰/圖)

“減肥”圈的神話(huà)與泡沫

南方人物周刊:世界上有沒(méi)有特效減肥藥?

陳偉:確實(shí)有減肥藥,而且是國家審批的合法藥物。但是首先要知道,吃減肥藥只是生活行為方式治療的輔助方法,而不應單獨使用。這一條法則也在國內外減重指南中被絕對推薦。目前在全球范圍內有幾種正式獲批準臨床應用的減肥藥物。在我國,目前只有奧利司他獲得批準用于肥胖治療,利拉魯肽、司美格魯肽注射劑則僅用在已經(jīng)被診斷出有糖尿病的肥胖人群身上。

南方人物周刊:減肥“神話(huà)”可信嗎?其風(fēng)靡的邏輯是什么?

陳偉:絕大多數胖友都渴求能擁有一種“天賜神力”:多吃不動(dòng)、想吃啥就吃啥、想瘦哪兒就瘦哪兒。從心理學(xué)角度說(shuō),這是一種自我逃避的行為。因為絕大多數人的本能是趨利避害,其逃避痛苦的動(dòng)力遠遠大于追求快樂(lè )的動(dòng)力。一方面是科學(xué)指導下的揮汗如雨、營(yíng)養進(jìn)餐、減少社交,另一方面則是躲開(kāi)行動(dòng)逃到自己編織的“瘦盒”里享受人間美味,還告訴自己只偷吃一頓應該沒(méi)有問(wèn)題,絕大多數胖友都會(huì )不自覺(jué)地選擇后者。但是當他們再次面對自己的大體重時(shí),只好接受一個(gè)又一個(gè)“減肥神話(huà)”,踐行形形色色的“減肥秘訣”,什么“不挨餓也能減肥”、“一周就能輕松減掉10公斤”、“穿個(gè)小鞋子或裹保鮮膜也能減肥”等。

這些所謂的“減肥秘訣”聽(tīng)起來(lái)似乎都有一點(diǎn)點(diǎn)道理,但執行起來(lái)都是苦海無(wú)邊。于是,人們習慣于嘗試一個(gè)又一個(gè)的神話(huà),再接受一個(gè)又一個(gè)泡沫的破滅,然后去追逐下一個(gè)神話(huà)。

南方人物周刊:“一周減10公斤”靠譜嗎?

陳偉:在各大熱門(mén)網(wǎng)站的搜索引擎中輸入“減肥”兩字,點(diǎn)擊率最高的往往是那些標題中含有“快速減肥”或“××天減××斤”的視頻或文章。這些短時(shí)間內減去大量體重的方法,也就是“快速減重”,的確存在這種減肥方法。

快速減重常被應用于那些按重量級別參加比賽的運動(dòng)員身上,比如為了能夠參加比自己體重低一個(gè)重量級別的比賽以獲得更好成績(jì),運動(dòng)員往往會(huì )在臨近比賽前一周或更短時(shí)間內通過(guò)各種手段使體重快速降低到比賽要求內。此外,一些演員或明星,因特定角色需要或為了在觀(guān)眾面前呈現良好的個(gè)人形象,也會(huì )采取一些措施使體重在短時(shí)間內大幅下降。

有些快速減重打著(zhù)“某專(zhuān)家傳授”、“多個(gè)網(wǎng)友親歷有效”的旗號,花樣繁多但實(shí)質(zhì)相同,絕大多數是依靠極度限制能量攝入或增加能量消耗的方式,使機體在短期內產(chǎn)生巨大的能量負平衡,或者直接通過(guò)脫水、通便來(lái)達到減輕體重的目的。在這種方法之下,失去的大部分體重并非脂肪,而是身體中的水分和蛋白質(zhì),背離了減肥的初心。

減重的終極目標是減去身體中過(guò)度囤積的脂肪。機體儲備脂肪的消耗是一個(gè)緩慢的過(guò)程,“快速減脂”并不現實(shí),“快速減重”只是身體的短暫反饋,長(cháng)遠來(lái)看不利于健康。

南方人物周刊:“清宿便排腸毒”能減肥嗎?

陳偉:“排便清毒”正成為隨處可見(jiàn)的減肥廣告標語(yǔ)。醫學(xué)上根本不存在“宿便”這一概念。小腸是吸收營(yíng)養的主要場(chǎng)所,而大腸是吸收水分、菌群發(fā)酵、形成糞便的場(chǎng)所。一般來(lái)說(shuō),從攝入食物到形成糞便排出體外需要12-50小時(shí),如果按照“宿便”的字面意思,那么我們每天排出的糞便都是“宿便”了。

至于糞便和肥胖的相關(guān)研究,只有一項兒童排便功能障礙與超重肥胖的關(guān)系研究表明兩者具有相關(guān)性,但并不能說(shuō)明兩者存在因果關(guān)系,且可能與兩者的共同影響因素(飲食、運動(dòng)、激素調節、腸道菌群、遺傳史)有關(guān)。此外,并沒(méi)有其他證據顯示宿便會(huì )導致肥胖或者頻繁排便能夠減重。

美容機構的“洗腸”,類(lèi)似于醫學(xué)上的“灌腸”,后者是一種腸道疾病治療方法,但是要嚴格限制頻率、灌腸劑量等。一些美容機構尤其是不規范的機構所宣傳的“洗腸排毒”,不但不能減肥,還有可能導致腸道過(guò)度清潔,腸道菌群紊亂,破壞腸道免疫系統,引起繼發(fā)性腹瀉、便秘、感染等。

“清宿便排腸毒”類(lèi)減肥保健產(chǎn)品,往往添加了很多瀉藥成分,它們可以通過(guò)刺激胃腸道蠕動(dòng),快速將腸道內容物排出體外。長(cháng)期服用這些產(chǎn)品將損害腸道自主的節律性運動(dòng),減弱直腸的排便反射敏感性,最終導致“無(wú)藥不動(dòng)”。

(盧俊杰/圖)

南方人物周刊:吸脂減肥能一勞永逸嗎?

陳偉:與飲食控制和運動(dòng)等減重方法相比,抽脂最大的優(yōu)點(diǎn)是“快速,并且是唯一能真正減少體內脂肪細胞數量”的方式。甚至很多人認為可以通過(guò)抽脂手術(shù)減少脂肪細胞數目來(lái)實(shí)現“永久”減重。

然而,抽脂減肥并非一勞永逸。研究表明,雖然進(jìn)行腹部脂肪切除術(shù)的女性在1-2個(gè)月內可能有顯著(zhù)的體重減輕和BMI改善,但這種影響在手術(shù)后幾個(gè)月(3-20個(gè)月)就會(huì )消失。手術(shù)去除脂肪很可能會(huì )觸發(fā)脂肪再分配和代償性脂肪生長(cháng)的反饋作用,尤其是內臟脂肪的代償性增加。另外,抽脂只是抽取機體冗余的脂肪,并不會(huì )增加基礎能量消耗,很多術(shù)后飲食和生活習慣不加以改變的人,很容易出現體重反彈。

南方人物周刊:當下人們?yōu)槭裁磿?huì )“癡迷”減肥,并且在社交媒體表現“減肥”?

陳偉:社交媒體所謂的減肥流行風(fēng),背后是大家失去了樸素的價(jià)值觀(guān),是“小孩子才什么都要”,成年人一定是有取舍與選擇的,不能坐享其成。只看到減肥后的好身材,看不到背后的自律,社交媒體往往容易出現這種單一導向。這樣的呈現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減肥神話(huà)”的塑造。刷手機、點(diǎn)外賣(mài)這類(lèi)當下很多人選擇放松、休閑的方式,與傳統的勞動(dòng)消耗是兩碼事,實(shí)際上既不能消耗體能,也不能帶來(lái)補充后的緩解疲憊,只是一種循環(huán)往復。

網(wǎng)友評論

用戶(hù)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9期 總第799期
出版時(shí)間:2024年07月15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chǎ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yè)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lián)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