賠錢(qián)上班,跳槽無(wú)門(mén):競業(yè)限制協(xié)議濫用調查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楊楠 實(shí)習記者 陳詩(shī)雨 日期: 2024-04-29

?在看似尊重雙方意愿的協(xié)定中,企業(yè)購買(mǎi)了員工全部的時(shí)間,并合法地牽制住了所有員工在就業(yè)市場(chǎng)的流動(dòng)。在表面的契約自由之下,“妄圖”跳槽的員工要么完全脫離自己熟悉的行業(yè)從頭開(kāi)始,要么面臨高額的索賠。在圍繞競業(yè)限制展開(kāi)的糾紛中,掌握合法性以及絕對社會(huì )資源優(yōu)勢的商業(yè)巨頭,對跳槽的前員工構成全方位的碾壓,后者幾乎只能接受自己賠錢(qián)打工的殘酷事實(shí)。

《保密、不競爭和知識產(chǎn)權歸屬協(xié)議》

研究生畢業(yè)時(shí),陳鑫許愿要趁著(zhù)年輕多掙錢(qián),然后把父母接到南昌來(lái)。

他生于江西撫州市崇仁縣的村子,家中以種地為生。中考后被江西最好的高中臨川一中挖走。盡管高考發(fā)揮失常,但他仍考上了一本,成為村子里屈指可數的大學(xué)生。剛進(jìn)大學(xué),陳鑫就鉚定以考研搏一個(gè)更好的未來(lái)。2019年,陳鑫進(jìn)入上海對外貿易大學(xué)讀研,一所長(cháng)于商科的老牌專(zhuān)業(yè)院校。

陳鑫是為數不多在上外貿老校區讀書(shū)的學(xué)生。老校區在長(cháng)寧古北,一片憑借開(kāi)放、便捷的外事外貿活動(dòng)而發(fā)展起來(lái)的地區。就在學(xué)校斜對面,一條古北路之隔,就是蒸蒸日上的商業(yè)區。從讀研時(shí),陳鑫就期望進(jìn)入附近的A公司工作。對他而言,這家蒸蒸日上的新互聯(lián)網(wǎng)大廠(chǎng)意味著(zhù)一個(gè)既能掙錢(qián),又能學(xué)點(diǎn)本事的機會(huì ),也意味著(zhù)更好的發(fā)展。

2022年6月,他與A公司簽訂勞動(dòng)合同,入職南昌地區的運營(yíng)崗,月基本工資12375元。伴隨勞動(dòng)合同的是一份《保密、不競爭和知識產(chǎn)權歸屬協(xié)議》,這是所有入職A公司的員工都必須簽訂的協(xié)議。

這份名為《保密、不競爭和知識產(chǎn)權歸屬協(xié)議》的競業(yè)協(xié)議,基于《勞動(dòng)法》第二十二條,《勞動(dòng)合同法》第二十三條、二十四條擬定。過(guò)去10年里,為維護企業(yè)商業(yè)秘密和防止競爭對手“搭便車(chē)”,類(lèi)似的限制性制度條款在國內互聯(lián)網(wǎng)企業(yè)中日漸完備。

如今,互聯(lián)網(wǎng)企業(yè)的競業(yè)協(xié)議已經(jīng)從約束高管、核心技術(shù)人員變成無(wú)差別競業(yè)。

陳鑫簽訂的競業(yè)協(xié)議規定,員工無(wú)論因何種原因從A公司及其關(guān)聯(lián)公司離職,兩年內都不得入職四十多家企業(yè)及其關(guān)聯(lián)企業(yè)、投資方和直接或間接的服務(wù)方。這四十多家企業(yè)幾乎包括除A公司及其關(guān)聯(lián)企業(yè)之外的所有頭部互聯(lián)網(wǎng)企業(yè)和電商企業(yè)。

陳鑫當時(shí)并不知道,簽訂這樣的協(xié)議意味著(zhù)他一旦離職,就有兩年時(shí)間幾乎要告別國內的互聯(lián)網(wǎng)企業(yè)。

2023年6月,陳鑫與同事赫知先后離職A公司,并在離職時(shí)簽署了《競業(yè)限制通知書(shū)》。赫知在A(yíng)公司工作了快兩年半,第一次得知離職時(shí)要簽這樣的文件。他所在的運營(yíng)團隊人員流動(dòng)率高,卻從未聽(tīng)聞過(guò)他們這樣無(wú)職級的基層員工被啟動(dòng)過(guò)競業(yè)限制。在他看來(lái),他們并不掌握什么商業(yè)秘密,甚至連自己負責的倉庫,也只能看到GMV、毛利潤等三個(gè)數據,而類(lèi)似流量、復購率等核心數據,都被公司鎖死。

簽署《競業(yè)限制通知書(shū)》既意味著(zhù)員工無(wú)法入職四十多家一線(xiàn)互聯(lián)網(wǎng)企業(yè)及其關(guān)聯(lián)方,也意味著(zhù)A公司每個(gè)月會(huì )支付競業(yè)補償金,金額為離職前稅前平均月工資的30%。

盡管陳鑫和赫知收入差不多,但陳鑫每個(gè)月收到3700元,赫知每個(gè)月收到1700元——因為兩個(gè)人的工資構成有差異,后者是績(jì)效主導,被按照5975元的每月基礎工資來(lái)支付競業(yè)補償金。

“我的補償金低于南昌最低工資標準,我到現在都不清楚這個(gè)是不是合法?!焙罩f(shuō)。

作為組里第一個(gè)簽署《競業(yè)限制通知書(shū)》的人,赫知意識到他的跳槽開(kāi)始具有風(fēng)險?!拔乙灿锌紤]后果,但總得生活下去啊,我有車(chē)貸、房貸要還,一個(gè)月1700沒(méi)法生活?!焙罩f(shuō),“我要是完全接受這個(gè)協(xié)議,我可能真的就要另起一行。有點(diǎn)走投無(wú)路?!?/p>

在繼續忍受、告別互聯(lián)網(wǎng)行業(yè)與冒險之間,陳鑫與赫知選擇了最后者,加入了另一家互聯(lián)網(wǎng)電商企業(yè)M。

從此,又多了兩個(gè)因背著(zhù)競業(yè)限制而在互聯(lián)網(wǎng)公司東躲西藏的人。至于把父母接來(lái)南昌的心愿,“往后推吧”,陳鑫說(shuō)。

2024年初,互聯(lián)網(wǎng)大廠(chǎng)Z公司回應了韓宇銳的發(fā)帖,稱(chēng)其存在不實(shí)、片面內容,稱(chēng)企業(yè)是為保護核心商業(yè)秘密外泄才對起啟動(dòng)競業(yè)限制。

自2023年4月,韓宇銳與Z公司就競業(yè)限制展開(kāi)了拉鋸戰。北京海淀區仲裁委給出的結果是將Z公司主張的60萬(wàn)元競業(yè)違約金調整為18萬(wàn)。此后,海淀區法院一審維持原判;Z公司再上訴,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繼續維持原判。

二審開(kāi)庭前夜,韓宇銳將自己的經(jīng)歷寫(xiě)成了《給Z公司賣(mài)命兩年,被惡意勸退并要求退還全部工資》。在他與Z公司拉鋸期間,父親的腦膠質(zhì)瘤惡化,無(wú)法站立,需要再次接受手術(shù);母親曾經(jīng)特地給Z公司領(lǐng)導寫(xiě)信,請求考慮他們家庭實(shí)際情況,酌情處理。因為眼淚打濕了信紙,母親重新謄寫(xiě)了一遍。

《給Z公司賣(mài)命兩年,被惡意勸退并要求退還全部工資》發(fā)布后,韓宇銳接到Z公司法務(wù)的溝通,對方提出和解,只需返還競業(yè)補償金(3.78萬(wàn)),加上違約金合計5萬(wàn)元。條件是刪除發(fā)帖,并公開(kāi)致歉,并承諾不再侵犯公司及相關(guān)員工名譽(yù)的行為。

韓宇銳與父母都拒絕了和解方案,他堅稱(chēng)自己沒(méi)說(shuō)假話(huà),不能公開(kāi)道歉。他公開(kāi)回應了Z公司稱(chēng)他在離職前頻繁查閱了企業(yè)內部幾年間的核心數據,舉證自己查閱的都是企業(yè)內部完全公開(kāi)的產(chǎn)品知識文檔,不涉及核心數據。

一個(gè)甚至帶了點(diǎn)幽默感的反擊是:韓宇銳反訴Z公司,要求賠付其加班費,基于他平均每天超過(guò)12小時(shí)的工作時(shí)間。他主張的加班費與競業(yè)補償金近乎等額抵消。

有的公司也會(huì )將加班費納入違約金的計算:總收入越高,違約金越高;付出的勞動(dòng)力越多,被索賠的也就越多。

“某種意義上,我這個(gè)案子還是沒(méi)有結束?!表n宇銳說(shuō),“既然對方通過(guò)法律來(lái)打,我還是希望盡可能通過(guò)法律的方式去進(jìn)行抗爭?!?/p>

一審開(kāi)庭前,法官曾單獨對韓宇銳講,基于現行法律和過(guò)往判例,他與Z公司之間的競業(yè)協(xié)議無(wú)法被判為無(wú)效。而庭審結束,法官則建議企業(yè)代表向上級反映情況:“他職級也不高,沒(méi)必要這樣”。

2023年12月起,多位被競業(yè)仲裁、起訴的員工開(kāi)始在網(wǎng)絡(luò )上發(fā)帖,尋求幫助。其中包含多位大學(xué)應屆畢業(yè)生,他們工作時(shí)間最多一年,都被提起仲裁賠償,賠償金額從26萬(wàn)到43萬(wàn)元不等。亦有一位應屆生在某互聯(lián)網(wǎng)大廠(chǎng)工作兩年五個(gè)月后離職,于2024年2月末收到仲裁結果:被要求支付115萬(wàn)元違約金。

在南方人物周刊的采訪(fǎng)中,阿里、字節跳動(dòng)、騰訊、拼多多、百度等互聯(lián)網(wǎng)企業(yè)的競業(yè)協(xié)議大多跟隨勞動(dòng)合同一道簽約。這些競業(yè)限制協(xié)議約定了員工無(wú)論因何種理由離職,都在一定時(shí)間里不能入職絕大多數互聯(lián)網(wǎng)企業(yè)。

憑借這份入職即簽訂的競業(yè)協(xié)議——有時(shí)名為《保密、不競爭和知識產(chǎn)權歸屬協(xié)議》,即使員工在離職時(shí)拒絕簽署《競業(yè)限制通知書(shū)》,企業(yè)也能憑借前者對入職其他互聯(lián)網(wǎng)公司的員工提起訴訟。盡管涉嫌違法,有的公司人力仍會(huì )以拒絕發(fā)放離職證明為要挾要求員工簽字。

“我不能接受這件事,雖然我只能接受,但我仍然對競業(yè)協(xié)議保持憤怒。這對打工人就是霸王條款,整個(gè)行業(yè)都是這樣,完全沒(méi)有選擇的空間。不是你不入職這家就能在另一家不簽了?!币晃槐池撨^(guò)三份競業(yè)限制的資深互聯(lián)網(wǎng)員工告訴我們。

一位工作四個(gè)多月便離職的員工,被開(kāi)了6個(gè)月的競業(yè)限制(提供)

一位工作四個(gè)多月便離職的員工,被開(kāi)了6個(gè)月的競業(yè)限制(受訪(fǎng)者提供)

“其他負有保密義務(wù)的人員”

過(guò)去五年里,無(wú)差別的競業(yè)限制恣意蔓延。在裁判文書(shū)網(wǎng),濫用競業(yè)限制集中在互聯(lián)網(wǎng)、新能源和教培行業(yè)。

《勞動(dòng)合同法》二十四條規定,競業(yè)限制的人員限于用人單位的高級管理人員、高級技術(shù)人員和其他負有保密義務(wù)的人員。而被競業(yè)的基層員工,則被企業(yè)視為“其他負有保密義務(wù)的人員”,這正是無(wú)差別競業(yè)的法律依據。

而“其他負有保密義務(wù)的人員”限定范圍非常模糊,且基本由企業(yè)單方面說(shuō)了算。

2023年,寧德時(shí)代的無(wú)差別競業(yè)協(xié)議曝光,列明的競對公司超百家,且不僅限這個(gè)名單。違約金為離職前12個(gè)月稅前總收入的5倍或100萬(wàn)元,兩者取金額高者。2019年,寧德時(shí)代向5名前員工索賠100萬(wàn)元競業(yè)違約金,其中包含一名平均月薪8000元的市場(chǎng)專(zhuān)員,和一名在職僅3個(gè)月的主任工程師。11個(gè)月后,寧德時(shí)代再次起訴4名前員工違反競業(yè)限制。前后9起案件,寧德時(shí)代均獲判賠100萬(wàn)元。

被一家生豬養殖龍頭企業(yè)開(kāi)除后,蘇大哥收到了每月兩千元左右的競業(yè)限制補償金,是原工資的十分之一,但高于河南的最低工資標準,符合法律規定。這家豬企曾因簽訂互不挖人公約,被國家市場(chǎng)監督管理總局以反壟斷為由約談。

月入兩千難以為繼,蘇大哥入職了一家企業(yè),隨后被豬企起訴違反競業(yè)限制,索賠100萬(wàn)元。豬企申請了財產(chǎn)保全,他的銀行卡、支付寶及微信錢(qián)包都被凍結?!拔椰F在每天就是花點(diǎn)現金。早晚都吃包子、臨期牛奶,中午去超市試吃,騎自行車(chē)出行,每天花銷(xiāo)控制在10塊錢(qián)內?!彼f(shuō)。

在遼寧海城,直播主播王某被前公司索賠競業(yè)限制違約金200萬(wàn)元,合同中,競業(yè)限制期限長(cháng)達3年。沈陽(yáng)一家教培公司起訴了前員工劉帥——一名游泳教練,請求法院判決其支付5萬(wàn)元競業(yè)違約金。而在劉帥履行競業(yè)限制義務(wù)的一年中,該公司每月僅支付1200元作為補償。

越來(lái)越多的企業(yè)學(xué)會(huì )使用競業(yè)協(xié)議,即使是低技術(shù)含量行業(yè)。楊某在上海一家公司負責家庭寬帶安裝運維,工作一年后被要求簽署競業(yè)限制協(xié)議,離職后公司以違反競業(yè)為由向其索賠15萬(wàn)元。而在昆山一家模具公司從事噴砂、保護工作的李某某,入職新公司后也被原公司起訴違反競業(yè)。

一位應屆生在工作兩年五個(gè)月后離職,于2024年2月末收到仲裁結果:被要求支付115萬(wàn)違約金(提供)

一位應屆生在工作兩年五個(gè)月后離職,于2024年2月末收到仲裁結果:被要求支付115萬(wàn)違約金(受訪(fǎng)者提供)

連給快遞公司打包的員工也未能幸免。

某新興跨境電商T公司一位負責打包的外包人員向我們提供了更新于2月14日的企業(yè)通用版競業(yè)限制合同,其中規定,從甲方離職的兩年內,在沒(méi)有甲方董事會(huì )書(shū)面一致同意的情況下,乙方不得供職于任何與甲方有競爭關(guān)系或相似業(yè)務(wù)的企業(yè)及關(guān)聯(lián)企業(yè),波及范圍包括大中華地區、美國、加拿大、東南亞及其他國家和地區,同時(shí)給出了一個(gè)幾乎涵蓋全球電商的競對名單。

另?yè)蟮?,T公司國內集貨倉分揀員工2023年已達近5萬(wàn)人。

如今,哪怕是實(shí)習生,也可能被要求簽署競業(yè)協(xié)議。自2024年以來(lái),位于上海的地產(chǎn)中介公司太平洋房屋要求所有員工、實(shí)習生簽訂的競業(yè)限制協(xié)議,競業(yè)期限兩年,違約金為200萬(wàn)元。

武漢大學(xué)法學(xué)院教授喻術(shù)紅在題為《反思與重構: 競業(yè)限制協(xié)議效力審查規則》的論文中對454份競業(yè)限制糾紛案的判決書(shū)進(jìn)行分析,認為被競業(yè)限制的主體僅有13%為高級管理人員,8%為高級技術(shù)人員,70%均為“負有保密義務(wù)的其他人員”,70%中又有77%是基層崗位員工,比如培訓老師、操作工人,甚至是前臺、保安、保潔等人員。

這其中,個(gè)別企業(yè)啟動(dòng)競業(yè)限制協(xié)議較多,甚至持續不斷地對前基層員工提起競業(yè)仲裁,索賠金額為前員工稅前年薪的兩倍——哪怕是只工作了6個(gè)月的應屆生。但其他一些互聯(lián)網(wǎng)大廠(chǎng)多數時(shí)候會(huì )放過(guò)基層員工,或由業(yè)務(wù)領(lǐng)導決定是否追責。

無(wú)差別競業(yè),由公司掌握主動(dòng)權決定是否追責。從絕對數量來(lái)說(shuō),被起訴的是少部分,大部分都帶著(zhù)競業(yè)限制的不安開(kāi)始了新工作。

“這其實(shí)也是競業(yè)限制濫用的表現?!濒吣洗髮W(xué)法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郭宗杰說(shuō),“如果實(shí)際上并不需要競業(yè)限制生效,那為什么還簽呢?企業(yè)掌握了主動(dòng)權,給勞動(dòng)者造成了無(wú)形的壓力?!?/p>

2024年全國兩會(huì )期間,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庭長(cháng)陳宜芳接受采訪(fǎng)時(shí)總結了目前涉競業(yè)限制爭議的四個(gè)特點(diǎn):主要分布于計算機、互聯(lián)網(wǎng)和教育培訓行業(yè);訴義務(wù)主體爭議主要集中于“其他負有保密義務(wù)的人員”;協(xié)議約定的競業(yè)限制經(jīng)濟補償與工資相比的比例低;以及人民法院對約定的違約金數額調整幅度較大。

北京中聞(上海)律師事務(wù)所合伙人洪志峰律師代理過(guò)前員工與A公司競業(yè)限制糾紛,他在總結這個(gè)案子時(shí)寫(xiě)道:“不得不說(shuō),A公司在競業(yè)限制條款這塊做得非常完善,值得相當一部分企業(yè)學(xué)習借鑒?!?/p>

他接待了十多位互聯(lián)網(wǎng)員工的咨詢(xún),對于已經(jīng)被取證違反競業(yè)限制協(xié)議的員工,他給不出更好的建議:已經(jīng)約定了競業(yè)限制這個(gè)行為,又存在違反的行為,很難抗辯。他期待司法解釋能夠介入,對企業(yè)和員工雙方的權利有一個(gè)平衡。

但目前,多位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訪(fǎng)的律師能給出的建議也就是跳槽后做個(gè)“隱形人”,盡可能不被前公司發(fā)現。

“這里面有一個(gè)就業(yè)權的問(wèn)題。年輕人從公司離職了,無(wú)論任何原因離職的,都需要生存,就還是需要下一份工作的?!焙橹痉褰ㄗh,對于職級較低的員工,不必將競業(yè)限制約定死,“競業(yè)限制補償金也沒(méi)多少錢(qián),其他相關(guān)的福利都沒(méi)有,如果這兩年都沒(méi)有工作,那年輕人也是過(guò)得很不好?!?/p>

陳宜芳法官在接受采訪(fǎng)時(shí)也提及了就業(yè)權:“實(shí)踐中,用人單位濫用競業(yè)限制條款侵犯勞動(dòng)者擇業(yè)權的案件時(shí)有發(fā)生”。

2022年12月,最高法發(fā)布了指導案例190號:王山訴萬(wàn)得信息技術(shù)股份有限公司競業(yè)限制糾紛案。這是為數不多的勞動(dòng)者在競業(yè)限制糾紛中勝訴的案例。該案勝訴方辯護律師吳士剛告訴媒體,在司法實(shí)踐中,法庭并不要求企業(yè)對勞動(dòng)者是否掌握商業(yè)秘密進(jìn)行實(shí)質(zhì)舉證。勞動(dòng)者也無(wú)法有效反證自己沒(méi)有掌握商業(yè)秘密。企業(yè)說(shuō)技術(shù)或運營(yíng)人員知悉商業(yè)秘密,法庭一般接受企業(yè)的觀(guān)點(diǎn)。這就給企業(yè)濫用競業(yè)限制提供了巨大空間。

管理方式

有的時(shí)候,對基層員工提起競業(yè)限制訴訟還是一種管理方式。當一個(gè)團隊離職率太高時(shí),競業(yè)限制往往被用來(lái)殺雞儆猴。

2023年11月,離職三個(gè)月后,A公司對陳鑫與赫知提起了競業(yè)仲裁,分別索賠43萬(wàn)元、27萬(wàn)元。在私下溝通時(shí),A公司的代表說(shuō),你們帶頭離職,起了很壞的作用。

而在一篇媒體報道中,一家更極致地執行競業(yè)協(xié)議的電商公司,約有40名的人力專(zhuān)員負責處理離職等事務(wù),包括與法務(wù)部門(mén)共同處理競業(yè)相關(guān)問(wèn)題,約占人力總人數的20%。該公司前管理層成員描述其提起競業(yè)訴訟目標為 “在支付HR和法務(wù)的績(jì)效、獎金等成本后,公司依然能從中盈利”。

“2021年,這家公司的一名前基層員工加入了競對公司,上級主管未對其啟動(dòng)競業(yè)。半年后,公司一位高管得知此事。由于當時(shí)未啟動(dòng)競業(yè),公司無(wú)法起訴這名前員工,但公司宣布當事的主管名下數百萬(wàn)元股票激勵作廢?!鄙鲜鰣蟮缹?xiě)道。

也在這家公司,一位前員工曾在離職時(shí)被告知,如果能夠提供前同事去向,可以換取不競業(yè)的機會(huì )。另一位應屆生則在主管允諾給出“幫做職業(yè)規劃、少走彎路”的話(huà)術(shù)之后,透露了自己的下一份工作。次日,她被通知啟動(dòng)競業(yè)限制。

2022年,地產(chǎn)中介太平洋房屋集中起訴了一批店長(cháng)級以上前員工,超過(guò)40人。這批員工普遍是在過(guò)去一年里,被喊去總部集中補簽競業(yè)協(xié)議。多位被太平洋房屋起訴的前員工稱(chēng)補簽競業(yè)協(xié)議時(shí),他們并不知道文件的具體內容,只是被告知翻到哪頁(yè),在某處簽字。而簽署的文件名稱(chēng)為《員工薪酬與職業(yè)規范手冊》。

多位太平洋房屋前員工稱(chēng),公司突然對一線(xiàn)員工設置競業(yè)限制協(xié)議,一是為了震懾員工,二是為創(chuàng )收。

2023年初,離職三個(gè)月的太平洋房屋前員工邱天收到一筆9116元的轉賬,備注為競業(yè)補償金。與此同時(shí),太平洋房屋對邱天提起競業(yè)仲裁,索賠50萬(wàn)元。2023年4月,邱天被仲裁賠償40萬(wàn)元,他隨即向法院提起訴訟,并于今年初收到判決結果,競業(yè)違約金被調整為20萬(wàn)元。

還有些人囿于對公司的恐懼以及自認不懂法,也就沒(méi)像邱天那樣再次提起訴訟。而因為無(wú)力支付競業(yè)賠償金,他們選擇重新回到太平洋房屋工作,繼而被要求簽署一份新的協(xié)議,其中一條是:甲方同意乙方再次入職甲方單位或關(guān)聯(lián)企業(yè)。乙方最少服務(wù)期為三年,從簽署勞動(dòng)合同辦理入職手續之日起算。

以重回原公司工作而抵扣競業(yè)賠償,這樣的想法陳鑫也有過(guò)。在與A公司的談判中,他主動(dòng)提出自己愿意重回公司工作?!叭绻覀冋娴恼莆樟薃公司的商業(yè)機密,那我們現在一定也掌握了M公司的機密,那我們還可以回去嗎?”旋即被拒絕。

離開(kāi)A公司后,陳鑫與赫知都加入了正在大量招人的M公司:薪酬不變,但M的工作時(shí)間的是朝九晚五。

“朝九晚五啊,簡(jiǎn)直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我們都感覺(jué)非常誘人,所以當時(shí)走了很多人?!焙罩f(shuō)。

陳鑫與赫知的離職原因都是精神與身體無(wú)法承受全年無(wú)休的高強度工作,“就好像上了發(fā)條一樣,非常疲憊,每晚在固定的時(shí)間要做固定的事?!焙罩f(shuō),“一年365天,沒(méi)有一天休息,包括年三十。哪怕周日晚上跟女朋友去看電影,也要十點(diǎn)五十抱著(zhù)電腦出影院,去交材料?!?/p>

陳鑫厭惡自己的領(lǐng)導,也厭惡自己必須學(xué)得同對方一樣會(huì )罵人,或者說(shuō)以強硬質(zhì)疑、指責式的語(yǔ)氣與人交流。領(lǐng)導說(shuō)你是個(gè)研究生,怎么這都不會(huì )?你怎么畢業(yè)的?你學(xué)的都是什么?

入職第一周,陳鑫就提出了辭職,他感到“理想與現實(shí)反差太大了,一下子接受不了”。他曾經(jīng)天真地以為,自己找到了一個(gè)感興趣的工作,在富有創(chuàng )造力的互聯(lián)網(wǎng)企業(yè),領(lǐng)導會(huì )鼓勵你嘗試新的想法。

最初的離職申請被人力勸住了。人力說(shuō)社保已交,你不再是應屆生,找工作很難。陳鑫留了下來(lái),然后也逐漸學(xué)會(huì )了罵人。

“供應商價(jià)格高了,我就壓榨供應商,供應商一般都會(huì )硬撐著(zhù),我就說(shuō)你做不到你就滾蛋,他們就說(shuō)那我做吧?!标愽握f(shuō)。

他常在夜里做噩夢(mèng),夢(mèng)到領(lǐng)導在罵自己,夢(mèng)到自己一言不發(fā)。

離職成為必然選擇。如今,當我們問(wèn)赫知,有周末感覺(jué)怎么樣,他的聲音一下就雀躍起來(lái):“太爽了!太幸福了!”

“他們沒(méi)有條件,就是要賠錢(qián)?!?/h4>

外界曾用“隱形人”、“大廠(chǎng)查無(wú)此人”來(lái)形容背負競業(yè)限制的員工,而彭琦就是個(gè)合格的“隱形人”。

從A公司跳槽后,她沒(méi)有與新公司簽訂勞動(dòng)合同,而是掛靠第三方公司。她在公司不用真名,戴帽子口罩上班,不參加任何聚會(huì )。

但在2023年末,她還是收到了A公司提起的勞動(dòng)人事?tīng)幾h仲裁——此時(shí)已經(jīng)過(guò)了她的競業(yè)限制期,她的新同事們剛剛知曉她藏在帽子、口罩之下的模樣。

她甚至發(fā)現過(guò)疑似做競業(yè)調查的偷拍者,當場(chǎng)就報警處理,但對方拒絕承認,此事不了了之。后來(lái)判定她違背競業(yè)協(xié)議的核心證據并不是偷拍:在第一次仲裁開(kāi)庭缺乏核心證據,且彭琦拒絕和解后,A公司向法院申請向第三方公司發(fā)出協(xié)查令。第三方公司直接回函,A公司取得了彭琦入職新公司的證據。

第二次仲裁開(kāi)庭前,彭琦同意調解,愿意退還全部競業(yè)補償金,大約8萬(wàn)元,以及自己畢業(yè)三年攢下的三十多萬(wàn)元。但A公司稱(chēng),低于90萬(wàn)元不可能和解。

“今年要好好努力,拿個(gè)好績(jì)效,多攢點(diǎn)錢(qián),多賠點(diǎn)錢(qián)?!边@件事她一直沒(méi)跟父母說(shuō),賠償金超出了父母的認知,她只希望這件事能早日結束。

有據可查的是,在競業(yè)糾紛中,第三方公司提交相關(guān)數據給法院最早在2017年就有發(fā)生。按照《民事訴訟法》第67條,法院有權向相關(guān)單位取證,相關(guān)單位不得拒絕。

“競業(yè)協(xié)議可以涵蓋幾乎整個(gè)互聯(lián)網(wǎng)行業(yè),成為企業(yè)單方面約束員工的手段。面對公司能夠調用的偵查資源,員工也基本無(wú)從躲避?!庇忻襟w在2021年的一篇報道中寫(xiě)道。

圍繞競業(yè)限制調查已經(jīng)形成了一整套成體系的產(chǎn)業(yè),調查價(jià)格在4萬(wàn)到18萬(wàn)元不等。南方人物周刊記者化名接觸的一家“雇用風(fēng)險管理專(zhuān)家”公司深耕競業(yè)調查四年多,聲稱(chēng)做過(guò)賠償金達400萬(wàn)元的案例,能夠提供經(jīng)得起公證、法院認可的6-10個(gè)偷拍視頻,并通過(guò)聯(lián)系公司前臺、寄出快遞拿簽收回執等方式補充證據。他們還能提供法律建議、被調查公司的主體信息,以及被調查人最新主體信息,包含經(jīng)核實(shí)后的身份證、電話(huà)號碼、家庭住址信息等。

這些偷拍視頻內容通常是員工連續多日進(jìn)出新公司,以證明員工入職了新公司。而員工在新公司的快遞簽收記錄,至少從2019年就已經(jīng)成為常見(jiàn)的違反競業(yè)限制的證據。

另一家提供競業(yè)限制調查公司的客戶(hù)經(jīng)理則表示,雖然調查單價(jià)不低,但“競業(yè)限制的賠償金現在一般都是50萬(wàn)起,你打贏(yíng)官司之后,實(shí)際上還是掙錢(qián)的?!?/p>

在仲裁庭上,A公司提交的證據是陳鑫和赫知連續一周進(jìn)入M辦公樓的照片。

偷拍前員工進(jìn)出競對公司是競業(yè)訴訟中最常見(jiàn)的手段——偷拍往往發(fā)生在前員工進(jìn)出競對公司門(mén)口等公共場(chǎng)所,不涉及私人場(chǎng)所,這樣證據通常能被仲裁機構或者法院采信。

面對一個(gè)月后的仲裁開(kāi)庭,無(wú)措的陳鑫四處檢索競業(yè)限制。抖音給他推送了兩個(gè)上海律師,陳鑫就聯(lián)系上了。他與赫知以五千元的價(jià)格聘請了兩位律師,對方聲稱(chēng)能幫他們把賠償金談到七八萬(wàn)元。

現實(shí)是,兩人在仲裁階段全面落下風(fēng)。

“我想只要能減少損失,我說(shuō)你提出任何條件我都接受。但他們沒(méi)有條件,就是要賠錢(qián)?!?/p>

在調解中,陳鑫同A公司把賠償金談到了30萬(wàn)元。律師告訴他,法院判也是14-24個(gè)月的稅前月薪。如果判24個(gè)月更虧,還是減少損失吧,他想。他沒(méi)30萬(wàn)現金,問(wèn)能不能每個(gè)月還一萬(wàn)——他跳槽前后的月薪都是一萬(wàn)多。對方拒絕,要求半年之內還清。

調解收尾時(shí),陳鑫不死心地在脈脈、微博、抖音上搜索互聯(lián)網(wǎng)競業(yè),他聯(lián)系上一位被起訴競業(yè)違約金450萬(wàn)元的員工,并在對方的勸說(shuō)下拒絕了調解。

這名被起訴賠償450萬(wàn)的員工叫鄒杰,在某互聯(lián)網(wǎng)大廠(chǎng)工作四年五個(gè)月,因為自己和妻子先后檢查出甲狀腺節結節4A與惡性腫瘤,他于2023年2月提出離職,2023年6月與朋友成立了一個(gè)小公司。四個(gè)月后,該大廠(chǎng)對其提起競業(yè)訴訟,要求返還全部股權激勵,依據是與員工在分配股權后重新簽訂的《保密與不競爭承諾協(xié)議書(shū)》,其中甲方承諾,“將于乙方在職期間向乙方發(fā)放的股權激勵若干作為乙方承諾保密與不競爭的對價(jià)……鑒于前述對價(jià)關(guān)系,若乙方的保密與不競爭承諾因為任何原因被認定為無(wú)效,乙方行使股權激勵所獲得的收益須全額返還給甲方(除非甲方書(shū)面免除乙方的還返義務(wù))。

在不斷擴張的競業(yè)限制中,原本作為薪資年包一部分的股權激勵,悄無(wú)聲息成為競業(yè)限制對價(jià)。

一位被上海某公司起訴要求歸還股票等額現金的離職員工告訴南方人物周刊,2018年他收到的招聘通知里,明確寫(xiě)明薪資構成中包括股票。而他也簽訂過(guò)兩份競業(yè)協(xié)議,第一份是入職時(shí)簽訂,未提及股票,第二份是股票發(fā)放后簽訂,明確股票作為競業(yè)限制對價(jià)。

而接受股權激勵的員工,在離職后既遭受競業(yè)限制,也無(wú)法獲得競業(yè)補償金——因為前公司主張,股權價(jià)值已經(jīng)替代了補償金——該主張目前被部分相關(guān)訴訟的法院判決支持。

對于股權激勵是否能替代競業(yè)限制補償金,各地裁判口徑不一。在(2018)滬01民終1422號案中,一名員工曾接受某控股有限公司授予的限制性股票系工資薪金,法院依據雙方簽訂的《保密與不競爭承諾協(xié)議書(shū)》判定,X某向該公司返還被授予的股票。

但北京和廣州都曾有不支持該主張的判例。

在(2018)粵01民終619號案中,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競業(yè)限制補償金是對勞動(dòng)者在競業(yè)限制期內因擇業(yè)權利受到影響而造成的一定利益損失的補償,它不屬于勞動(dòng)者的工資或者其他福利,也與勞動(dòng)者在職期間有無(wú)違紀行為等無(wú)關(guān),具有排他性,而且該補償金也應該是確定的。

在(2021)京01民終1751號案中,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勞動(dòng)合同法明確規定競業(yè)限制補償的支付方式,目的在于解決勞動(dòng)者因競業(yè)限制造成的就業(yè)受限而可能帶來(lái)的生活困難,為其生活提供持續的經(jīng)濟保障。按月支付的方式,最有利于實(shí)現這一立法目的,因此,該規定屬于強制性規定。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進(jìn)一步指出,如果雙方就補償的支付方式和時(shí)間的約定,較之上述強制性規定,對勞動(dòng)者更為有利時(shí),則沒(méi)有必要將雙方的約定評價(jià)為無(wú)效約定;如果雙方的約定較之上述強制性規定顯得對勞動(dòng)者不利,則應將該約定認定為無(wú)效約定。

不久前,最高法民一庭庭長(cháng)陳宜芳表示,最高法下一步會(huì )在三方面推進(jìn)工作:一是依法審理涉競業(yè)限制勞動(dòng)爭議案件,堅決依法糾正競業(yè)限制條款適用主體過(guò)寬、限制范圍不合理、權利義務(wù)不對等等違法行為;二是發(fā)布典型案例,旗幟鮮明否定侵害勞動(dòng)者擇業(yè)權的違法競業(yè)限制行為,暢通勞動(dòng)力資源的社會(huì )性流動(dòng)渠道,促進(jìn)市場(chǎng)經(jīng)濟健康發(fā)展;三是加強涉競業(yè)限制勞動(dòng)爭議調研,致力于推動(dòng)建立健全包括完善勞動(dòng)力市場(chǎng)、營(yíng)造公平就業(yè)環(huán)境、加強職業(yè)技能培訓等在內的制度機制。

2024年4月,陳鑫等幾名被仲裁賠償20萬(wàn)至40萬(wàn)元的應屆生收到了A公司的和解意愿,金額將大幅下降到10萬(wàn)元以?xún)取?/p>

而另一位在2023年5月被仲裁賠償A公司146萬(wàn)元的前員工,因錯過(guò)法院電話(huà)且文書(shū)送達地址錯誤而缺席仲裁,她因此對仲裁結果提出《執行異議》,隨后在4月3日收到駁回。她是兩個(gè)孩子的母親,也因競業(yè)限制協(xié)議變成了失信被執行人,每月工資保留2000元后,其余由銀行直接劃給A公司。

(應受訪(fǎng)者要求,文中被競業(yè)限制的員工為化名)

網(wǎng)友評論

用戶(hù)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9期 總第799期
出版時(shí)間:2024年07月15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chǎ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yè)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lián)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