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lpwam"><legend id="lpwam"></legend></s><tr id="lpwam"><option id="lpwam"></option></tr>

    <s id="lpwam"><source id="lpwam"></source></s>

  1. <samp id="lpwam"></samp>

      1. <cite id="lpwam"><video id="lpwam"></video></cite>

        <code id="lpwam"></code><tbody id="lpwam"><delect id="lpwam"><div id="lpwam"></div></delect></tbody><span id="lpwam"><noframes id="lpwam"><wbr id="lpwam"></wbr>

        追光下的亡命之徒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蒯樂昊 日期: 2024-03-08

        (本文首發于南方人物周刊)

        觀眾參觀卡拉瓦喬作品 (IC photo/圖)

        2023年12月中旬,浦東美術館的年度收官大展《卡拉瓦喬與巴洛克奇跡》登陸上海,展期將持續至2024年4月。雖然展覽被冠以卡拉瓦喬之名,但你要一路耐著性子,仔細看完五十余幅包括巴洛克大師貝尼尼在內的精彩油畫,才能來到最后一個血一樣猩紅色的大廳,卡拉瓦喬埋伏靜候在那里,等著給你的心臟猛地捶上一擊!

        那是非常典型的卡拉瓦喬一擊,殘暴,直接,不由分說。這個危險而迷人的家伙,在不拿畫筆的時候,就是腰里別劍招搖過市的法外狂徒,他聲名狼藉,隨時都會陷入打架斗毆,在目前能找到的17世紀的治安記錄里,密密麻麻好幾頁紙記滿了對他的審訊,后來他犯下人命官司,在生命的最后幾年,不得不東躲西藏到處流亡,以逃避法律的制裁。畫畫不單只是他謀生的手段,更是他用來買命的路條。當時教皇的侄子希皮奧內·博爾蓋塞是狂熱的藝術愛好者,也醉心于卡拉瓦喬的作品,卡拉瓦喬常常以畫作為禮物,來試圖得到達官貴人的庇護,教皇和紅衣主教,便是掌握著赦免大權的、他需要籠絡的人。

        1610年,死前的最后一個夏天,卡拉瓦喬乘船北上,去接受赦免狀,他那些有權有勢的羅馬朋友,為他爭取到了這一次赦免的機會。在這趟旅行中,他帶了三幅畫作為送給紅衣主教的禮物。那也是他的最后三幅畫,不久,他死于熱病,年僅39歲。

        卡拉瓦喬的畫好在何處呢?當六幅珍貴的原作掛在同一個展廳里,他的特征變得呼之欲出:他擅長描繪令人目眩的光明,而他畫的一切光明,都隱匿在黑暗之中。

        “沒有卡拉瓦喬,就沒有里貝拉、弗美爾、拉·圖爾和倫勃朗。沒有他,德拉克羅瓦、庫爾貝和馬奈將完全是另外一個樣子?!笨ɡ邌淘谒篮蟮膸装倌曛斜徽诒瘟?,但很快,現代主義的人們再一次辨識和指認出他:坦率地說,卡拉瓦喬的工作標志著現代繪畫的開始。

        卡拉瓦喬代表作《捧果籃的男孩》首次在中國展出(IC photo/圖)

        在卡拉瓦喬所處的時代,風格主義是畫壇主流,華美而重矯飾的宗教畫、貴族畫深受定件雇主們的喜愛,卡拉瓦喬的畫風卻完全是另外一路,據說他畫畫極快,從不打草稿,直接拿著畫筆柄在畫布上勾勒出痕跡就開始畫,而且堅持寫生。他筆下那些豐潤、肉欲的少年,大多是追隨著他的畫師,是他的模特兒,也是他的同性戀人。而當他畫圣母等女性角色的時候,他又樂于找尋當時當紅的名妓作為模特兒。他曾接受委托畫過一幅名為《圣母之死》的宗教作品,這幅作品最終被修道院拒收,卡拉瓦喬用了一位名妓作為圣母的模特,在畫面上,圣母光著雙腿,而且卡拉瓦喬畫的并不是圣母升天,而是圣母像一個凡俗女人那樣正在死去……這既不符合教義,也不得體。

        卡拉瓦喬大概對拒收毫不在意,事實上,有的是人愿意接盤,《圣母之死》剛被拿出教堂,就立刻被曼圖亞公爵買走了,建議他趕緊買進這幅作品的,是魯本斯,卡拉瓦喬對于光線的處理方法,深刻地影響了魯本斯,他可比教會更理解卡拉瓦喬的藝術價值。這幅畫后來又被英王查理一世收入囊中,到了1671年歸法國皇室收藏。

        在浦東美術館的展廳里,兩幅施洗者約翰的油畫,佐證了卡拉瓦喬對教義的滿不在乎。在宗教畫中,施洗者約翰的標志性特征應為碗和帶十字架的手杖,但卡拉瓦喬取消了這些繁文縟節,約翰身邊常見的無辜羔羊,也替代為一頭雄健的公羊。他筆下的圣徒樸素得仿佛凡人,以其赤裸的身體示人,似乎相比于神性,他更喜歡刻畫俗世。他也不喜歡讓他筆下的人物穿華美的衣服,那會分散掉觀者對人物身體的直接關注,他革命性地與當時的傳統分道揚鑣,傳達出新的精神能量。

        作為亡命之徒,卡拉瓦喬的畫構圖驚悚大膽,他像舞臺劇導演,搭出一臺抓馬大戲,暗處極暗,亮處極亮,畫面上許多關鍵信息都影影綽綽地藏在黑暗里,而一道驚人的追光,直給畫面上他最希望突出的部分。這種極端對比、沖撞的視覺效果,直接成為后世戲劇及舞美的鼻祖??梢哉f,卡拉瓦喬是直接改變了藝術史的人。

        雖然展覽海報上大肆宣傳《捧果籃的男孩》,但真正照亮了展廳的卻是卡拉瓦喬的另一幅作品:《荊棘王冠》。畫面上,羅馬士兵正在無所不用其極地羞辱耶穌,他們用荊棘編織了一頂王冠戴在他頭上,逼他穿上紫色斗篷,捏緊一根蘆葦作權杖,血從耶穌的額頭滴下來。施刑者緊緊抓住耶穌的身體,手指嵌進他的肉里,另外的施刑士兵則拉扯著他的頭發和繩索。耶穌赤裸的肉身是畫面上的高光所在,但他的眼睛卻全然在陰影里,你看不清他的眼神,但可以感受到他的悲傷。那種悲傷并不僅僅來自自身受辱的痛感,而是另一種膺服于更宏大命運的悲壯。

        《荊棘王冠》,卡拉瓦喬,1602-1603年,布面油畫,178cmx125cm Banca Popolaredi Vicenza S.p.A. in LCA

        這幅畫,完成于卡拉瓦喬生命中的最后幾年,顛沛流離的生活大概已經讓他也意識到了自己的悲劇命運。在許多畫作中,他畫那些被割下的腦袋,模特都是自己。莎樂美也好,朱迪斯也好,她們手里拎著血淋淋的人頭,都是卡拉瓦喬的頭,那臉上依然有桀驁不馴的神情,能量豐沛,有的嚎叫著,細看甚至有一絲嘲弄之色。

        你無法在這樣的作品面前扭過頭去,只好任由這個暴力分子一次又一次蹂躪著你的視覺和內心。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86期 總第786期
        出版時間:2024年03月25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jizzjizzjizz亚洲熟妇 高清|日韩精品亚洲人旧成在线|99爱在线精品视频免费看|天天天天做夜夜夜夜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