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lpwam"><legend id="lpwam"></legend></s><tr id="lpwam"><option id="lpwam"></option></tr>

    <s id="lpwam"><source id="lpwam"></source></s>

  1. <samp id="lpwam"></samp>

      1. <cite id="lpwam"><video id="lpwam"></video></cite>

        <code id="lpwam"></code><tbody id="lpwam"><delect id="lpwam"><div id="lpwam"></div></delect></tbody><span id="lpwam"><noframes id="lpwam"><wbr id="lpwam"></wbr>

        一個男多女少的村決定給媒婆發獎金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楊旻潔 日期: 2024-03-08

        結構化的婚戀困境不是一個村能改變的事,但面對困境,一個不那么理想的辦法,總比沒辦法好 (本文首發于南方人物周刊)

        亞甜婆婆在家抽水煙(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楊旻潔/圖)

        59歲的亞甜婆婆成了青福村第一個領取紅娘獎金的人。

        2024年臨近春節的1月19日,廣東省茂名市青福村發了一條通知,表示從1月20日起,“凡給我村30歲以上()男性未婚青年介紹配偶并最終登記結婚的紅娘,村委會給予1000元介紹費予以獎勵?!?/p>

        給紅娘發獎金不是青福村的首創。1月18日-20日那幾天,廣東省有三個村的村委會先后發出了獎勵紅娘的公告。公告承諾,如果紅娘幫本村男青年介紹配偶并促成其結婚登記,村委會將為其頒發600-1000元不等的獎金。

        亞甜婆婆促成的這樁姻緣,始于青福村集市上的一場閑聊。

        集市是附近各個小村趕場人的匯聚地,也是信息交換的場所。亞甜從隔壁蘆村趕來,正在擺攤賣魚。她被身旁一位母親的訴苦所打動。

        母親的兒子羅良在佛山做服裝批發生意,38歲,仍是單身,“完全不理會男女之事”。有時,母親吃著別人的喜酒,席中就會忍不住落淚。亞甜回憶,“兒子這么多年不結婚,她已經氣出病了。她去過醫院,開了很多藥,吃了很多年,仍不見好?!?/p>

        亞甜想起,一位閨蜜也托她為31歲的女兒呂佩物色對象。亞甜認為,羅良和呂佩是合適的一對,便與雙方父母商量著引見彼此的兒女。

        前些年,呂佩經由亞甜牽線見了很多人。不過,這更多是為了完成父母的心愿。亞甜回想,“她被逼的成分更多,但去相親時也沒有敷衍?!?/p>

        數月前,亞甜和羅良正在去往女方家的路上,呂佩忽然打來電話表示,她不想再相親了。

        亞甜靈機一動,說“不能走回頭路,來都來了”,男女雙方才見上了第一面。羅良和呂佩出乎意料地看對了眼,開始交往。

        今年1月30日,他們辦了婚宴,2月4日,二人領證登記,婚后準備一起住在佛山。

        憑借這一對的牽線成功,亞甜成為村里第一個領獎的紅娘。不過比起獎金,更令她欣慰的是,羅良一結婚,他母親的病就突然好了。亞甜總結,“她得的其實是心病?!?/p>

        亞甜婆婆稱得上是許多年長村民的救心丸。上門來托她說媒的,一般不是未婚青年本人,而是憂愁的父母,“來找我的人總說,‘兒子不愛說話,他自己找不到對象,就來拜托你介紹啦?!?/p>

        從青福村嫁到隔壁盧村的亞甜,從26歲起就開始幫人說媒,33年來,她的穿針引線已經促成四十余對男女結為夫婦。鄰居、親戚、附近村落的村民,都分布在她用紅線編織的網絡上。

        不過亞甜也常說,“我不是專業紅娘?!闭f媒,就像她喜愛抽水煙一樣,只是一種閑暇時的樂趣。這個樂趣跟了她幾十年,習慣成自然。

        亞甜婆婆留著一頭短發,皮膚曬得黝黑,只會說當地的黎話方言,聲音低沉而有力。她的每一天都很緊湊:下田、養雞、趕海、做飯。逢年過節還得到處赴宴。說媒的業務,往往要等到她晚上洗完碗后,點上水煙一邊抽,一邊與委托的父母們商定相親事宜。

        春節,是牽紅線最忙碌的時候。此時,村內涌來一大拔歸鄉青年。假期一過,他們又匆匆離去,大多數人去往廣州、佛山打工。

        在亞甜的奔走下,除了羅良呂佩這對終成眷屬,今年她還為8對男女牽了線,其中4對在初次見面后還保持著后續交往。

        亞甜婆婆(受訪者提供/圖)

        外甥女秋英認為,“小姨(亞甜)樂于交朋友,為人處事的禮儀很周到?!备锇榻加?,受邀吃酒席,亞甜都留意打聽適婚男女的線索。

        哪怕是辦白事的時候,亞甜也不忘見縫插針。過年前,她去幫人燒紙時發現,一位40歲的女性不肯在葬禮上多給些小錢(喪葬事宜的份子錢)。亞甜聽到對方辯解,“我沒結婚,沒錢,可以少隨一些”,便走上去和她打交道,要幫她說媒。

        和1990年代相比,亞甜多數說媒對象的年齡,已經從二十多歲,上升到30-40歲。亞甜發現,年齡更大的青年,選對象的顧慮會更多。男多女少的局面,也增加了說媒難度。

        亞甜認為,“相對來說,女方更挑剔。如果她不挑,事情很可能就成了?!彼匀缃駚喬鸷Y選過濾的更多是男方,她的把關相當嚴格。

        一般收到家長委托后,亞甜會騎著小電驢,在村中打探情況。她像特工一樣,默默收集著相親者的各種信息:樣貌、人品、性格、家庭、職業、經濟條件、是否有犯罪記錄或其他不良習慣。不孝順的、不夠上進的,亞甜都不會幫忙介紹。

        “不是父母說他好,他就好。太近的鄰居,一般也只會說好話?!苯陙?,委托的男方過多,亞甜不得不嚴格選拔標準。她將打聽范圍擴大到400米以外的同村人身上?!耙郧?,男女數量差別沒這么大,大家都在一塊玩,都知道彼此情況,說媒更簡單?,F在,男孩變多了,要調查、要了解的也變多了,說媒還更累一些?!?/p>

        覺得雙方合適,亞甜就安排兩人見面。二十多年前,一般是男方和亞甜去女方家。最近幾年,為避免尷尬,相親點轉移到村外鎮邊的茶樓。三人圍圓桌而坐,亞甜坐中間。她除了介紹二人相識,也要全程陪伴、觀察、調節氣氛。一般只會點四樣菜:花生、野菜、雞爪和餃子。重點是聊天。

        潛規則是,男方應該是談話更主動的一方。如果男方過于沉默,雙方很難有后續?!坝龅竭@種情況,給面子的女孩,會喝兩杯茶再走,私下告訴我對方不行。有些女孩,也會假裝要去洗手間,趁機就走了?!?/p>

        有時,相親能否談成也是一門玄學。結果并不總是跟經濟因素掛鉤?!坝熊囉蟹康娜瞬灰欢ū贿x中,總要挑一挑他的脾氣。沒車沒房的,也有能談攏的,只要他上進積極”。

        擁有幾十年說媒經驗的亞甜,很難說出相親局上的男女情緣發展有什么規律?!翱瓷涎哿?,就加微信繼續聊,看不上眼,就不聊?!?/p>

        除了命運的眷顧,村民也肯定,“婆婆是有名聲在外的。大家知道她做媒好,家里有適婚男女,都愿意來告訴她?!?/p>

        村中也有職業媒人,卻很少有好口碑。大多數村民都會提醒單身男性,要謹防“相親騙局”。有的媒人會帶著女方和多個女伴一齊出現。女伴少則一二人,多則七八人。一見面,男方需要給媒人和在場的每一位女性發紅包,每個200元。女方在飯桌上會加男方微信,下桌后就刪掉。有時,也會有已婚女性參與“相親”。

        紅包并不是亞甜做媒的動力,村委會的1000元獎金看起來也不算多。二十多年前,媒人謝禮以豬頭、米和油為主。夫婦結婚的第二天,亞甜也會收到他們幾十到幾百元不等的紅包?,F在,金額有所增加。但是,謝禮或紅包都是自愿給的,亞甜不會要求。曾有夫婦無意中忘記給紅包,她都不介意。

        亞甜統計,她介紹的對象,目前還沒有離婚的。夫婦生孩子,也會請她喝滿月酒,或者幫忙照顧坐月子。亞甜的女兒說,“我媽媽也算是積德積福吧?!?/p>

        秋英組織的相親飯局(受訪者提供/圖)

        1992年生的外甥女秋英,這兩年也自發走上媒人道路??吹酱逦瘯莫剟罟婧?,秋英開始為青福村的一位熟人介紹對象。秋英對目前的情況比較樂觀,“兩人都是良好接觸狀態,之后就看他們的緣分了?!?/p>

        亞甜回憶做媒經歷,總是波瀾不驚。秋英對這項新業務,卻充滿了探索的欣喜。對于相親所見的奇觀,她也感到諸多困惑。

        臘月二十八,她在朋友圈宣布,過年要在旦場鎮附近大組相親局,收到了“不均等”的踴躍報名。來的都是她同輩的電白單身人士?!?個女生,四十多個男生?!鼻镉⒕芙^了不熟悉的人,以及28歲以下的男性。最終,組成8次線下相親局,一個女生一般要配對兩場相親。

        傳統媒人、男方、女方一起談話,在秋英看來,是有些拘謹的。她更偏向于雙方帶來多個伙伴一起玩?!按蠹叶际峭g人,這樣更隨意,氛圍不尷尬?!庇^察到飯桌上男女雙方升溫不夠,她就提議加一場沙灘散步作為“售后服務”,午夜12點才散場。

        男方是養殖戶,海邊正是他的主場。煙花、燈火、小吃攤都是浪漫氛圍的催化劑。第二天,她就收到了男方送的謝禮——一條金鱗大魚,“他說交往得很好,結婚了再給我大紅包?!?/p>

        除了為這類喜事開心,秋英也為她無法理解的需求而感到憤怒。一位離異帶娃、經濟條件不錯的男性列出擇偶條件:“女方不能出去工作、不能有賭博性質的娛樂活動、不能化妝做指甲、不能經常外出、不能反駁他的話、每餐菜譜必須按照他幾個孩子的要求來做?!?/p>

        秋英收到的媒人謝禮(受訪者提供/圖)

        秋英建議他,“其實不如付錢找一個家政?!?/p>

        出乎她預料的情況是,“男生人數多,但有的也會很挑?!蹦蟹绞撬耐瑢W,一位平面設計師。正式見面前,秋英擔心男方顧慮,就把女方的情況逐一告知:技校、美甲師、有點矮。一開始,男方表示,“只要是女的就可以了?!币娒嬷蠡卦L,他在意的因素卻增多:“嫌女方臉型不好看、身材不夠高挑、不是單位里的、沒有共同話題?!?/p>

        在青福村,知根知底的民間媒人,比職業化的婚姻中介人更易獲得村民信任。目前看來,女方是婚戀市場上更有選擇權的一方。媒人搭橋后,成與不成,看眼緣,看條件,也看天意。托人說媒也許不是紓解婚配難題的解藥,卻也是一種緩解未婚焦慮的鎮定劑。

        秋英收到的媒人謝禮(受訪者提供/圖)

        祠堂內新年掛的燈籠一年比一年少,逐年變得稀疏。元宵節巡村時,青福村黨支部書記鄧園總有這樣的感受。

        在當地的黎話中,“燈”和“丁”發音相似。過去一年生了男丁的青福村村民,在正月初十一、十三、十五,都會在家門前擺添丁酒,到村中祠堂掛燈還神。一盞燈,代表一個新生男丁。全村上一年添了多少個男丁,祠堂就新掛多少盞燈。女孩出生,會辦滿月酒,但不會有出燈和添丁酒。

        鄧園也察覺到,他被邀請去添丁酒宴的次數也不如從前。

        “不擺添丁酒,可能是因為經濟壓力,可能是生孩子的人在減少?;蛘叻赐七^來,因為結婚的變少了。不結婚,哪來的孩子生?”鄧園分析。

        今年36歲的鄧園自己也未婚未育。2017年以前,他在北京的部隊當兵。部隊上,打電話的機會少,接觸女孩的機會更少。28歲開始,家人經常勸他回家結婚生子。按照村中父母輩的觀念,“22、23歲就該成家了?!?/p>

        一年后,鄧園退伍回來進村委工作。村里基層工作繁忙,他還沒有遇到合適的婚配對象。當村支書的4年,每逢過年,父母都“嘮叨著催婚”。如今,鄧園也能理解他們的焦慮,“哪個父母的心愿,不是盼著兒女成家立業?”

        鄧園不是村里未婚男性中的特例,還有許多和他一樣的大齡單身男青年,以及為此操碎心的父母。

        作為茂名市電白區旦場鎮的大村,青福村總人口數有10151人,其中有五百多人,是30-45歲的未婚男性。據鄧園估計,村中男女比例大致為7:3,而30歲左右適齡青年的男女比例約為3:1。

        在茂名,男多女少的婚配難題,也不僅存在于青福村。在2020年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中,茂名的常住人口性別比(以女性為100,男性對女性的比例)為109.63。而在茂名的五個市轄區內,青福村所在的電白區又以111.47的性別比居于榜首。在這個總人口為150.37萬的縣區,男性比女性多出8.15萬人。

        多年存在的男孩偏好生育意愿,很大程度上造成了茂名如今男多女少的婚配局面。近30年來,這種生育習俗有所撼動。

        今天的青福村,是這段歷史鏈條的一個環節,也是當下全國農村婚戀困境的一個縮影。三十年前呱呱墜地的男嬰,似乎正在婚戀市場上喪失他們初生時的性別價值。

        華中師范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的黃振華教授等人此前發布的一項調查顯示,在119個樣本村莊中,有51個村的村干部反映當地存在較為嚴重的大齡男青年婚配難題,占比42.9%,其中東部地區占比38.6%、中部地區占比50.1%、西部地區占比40.3%;在1785個農戶中,有825個受訪農戶認為當地農村大齡男青年婚配難題較為嚴重,占比46.2%,東、中、西部分別占比38.6%、54.8%和43.2%。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的總人口性別比為105.07,全國鄉村人口性別比為107.91,顯示我國男女人口性別比失衡的現象在鄉村地區十分明顯,農村男性更容易陷入婚配難題。

        魯西南某縣城的彩禮數額從2020年的18.8萬一路攀升到2023年的“3個9萬9”,額外還有在縣城買房、買車的要求,相當于正常農村家庭兩個勞動力外出打工5-7年的積蓄。

        不過,青福村的彩禮并沒有因此大漲。村民指出,“現在還是一般一二萬,經濟好的會給多些,但很少有人見過超過10萬的?!钡?,總體而言,女方相親有更多選擇權。有人會要求男方高收入、有車、有房。除了特別富有的男性,其他人挑剔女方的空間很小。

        亞甜婆婆也發現,近年來男方的某些標準也有所放寬,例如,“他們不再嫌棄比自己大幾歲的女性了?!?/p>

        亞甜婆婆在女兒家中(受訪者提供/圖)

        相比于被拋入的性別結構困境,鄧園更關心的是,怎樣才能讓眼下的村中青年抹掉這個困境的烙印。

        “婚配難,說大了是個社會人口問題。但我在想,如果有牽線人,不管成全一對、兩對,也是完成父母的心愿。而且至少有個人在那里可以求助,不至于讓村民們在茫茫人海中去找。就像你想要吃飯,至少要知道哪里有飯店?!?/p>

        開辦“飯店”,不是簡單的工作。坐擁饑餓的市場,并非運營的全部要義。隔壁村的一家婚介所,開張不到一年就停業了。在鄧園看來,這是因為外來的中介人無法獲得村民的信任?!爸虚g可能存在差價。男生去中介所登記要多付錢,女生登記反而有錢拿。久了,村民就不愿意去登記了。村委會也許更適合做這種平臺。我們經常走訪各家,有公信力,負責中介時,對男女雙方也更公平?!?/p>

        2024年年初,青福村村委會也曾計劃組織一場相親大會。按照設想,各村單身男女將集中來青福村,以開座談會的形式實現交友。但是,報名回應通知的人寥寥可數,相親會沒辦成。

        百人聯誼會在城市中可以做得風生水起,但它似乎與青福村的含蓄和人情相沖。鄧園反思,“根據各村委的反映,大家還是覺得相親是私密的事,不宜公開。來的人,都想往結婚的方向處。相了很多個還沒成,既會很沒面子,又會擔心別人說你太挑剔?!?/p>

        村委會似乎不得不醞釀更貼合本土人情的牽線方式。2024年1月18日,河源市龍川縣的鐵東村發布了獎勵紅娘的通知。那天,鄧園正在村委會開例行大會,他從手機上刷到這則消息。

        他立即加開小會,專門討論如何效仿鐵東村。鄧園認為,鐵東村清楚地表達了自己很久以來的想法——通知的重點不在于快速解決婚配,而在于讓單身漢現象引發更廣泛的關注?!蔼剟顚ο蟛恢皇浅肿C上崗的職業媒人。人人都可以是紅娘,都能參與。每個人互相調動資源,親戚、朋友、同學都能介紹湊成一對?!?/p>

        提議全票通過。第二天,青福村的公告出爐,文字表述與鐵東村發布的幾乎一致。不同的是,在青福村這里,獲獎紅娘的牽線對象,需要是“30歲以上”的本村單身男性。獎金,也從鐵東村的600元提高到1000元。獎金來源,是出租蝦塘的村集體經濟收入。

        黃振華教授分析,基層組織出臺鼓勵婚配措施,有一部分原因,是社會治理的需要?!凹彝?,其實起到了很重要的社會穩定器的作用。每個個體,一旦納入家庭框架,就需要承擔贍養責任。如果個體游離在家庭之外,可能是一種潛在的不穩定因素,而且會給社會帶來養老負擔?!?/p>

        如今,引導農村青年進入婚姻和家庭,需要面對更多不同的期待。黃振華指出,“傳統農村社會,大家都從事農業生產,擇偶觀比較同質化。當代,這種擇偶觀的異質性越來越高。外出務工的年輕人接受現代性觀念更多,更期望和他談得來、思想更現代的伴侶;長期呆在村里的,他可能遵循‘男主外,女主內’的思想,更期望一個顧家的伴侶。在中部省區,外出務工的比較多,那里的村民也會偏向找彩禮要求更低的外地人?!?/p>

        對于紅娘獎金一類的政策,黃振華認為,“獎勵紅娘的機制,可以緩解問題,但不能根治問題。從長遠來看,保證男女人口數量趨于均衡,才可以解決婚配難題。對于單身男青年這個群體,要多提供支持和關注,例如從制度層面遏制天價彩禮;通過鄉村振興,引導資源回流鄉村;同時,也要加強性別平等生育觀的宣傳教育?!?/p>

        從某種程度來說,鄧園至少達成了他的第一層宣傳目的。這則公告,如今是村民們的談資,還被多家媒體爭相報道,成了青福村近來的名片。

        連鄧園本人也有所收獲,他的朋友當天就為他引介一位女性,并認真考慮要進軍婚介行業。

        同時也會有不支持的聲音?!坝写迕駬?,發公告會讓外人說我們青福村是‘光棍村’,娶不到老婆,損害了我們的名譽。也有網友說,只獎勵幫男性介紹的紅娘,是性別不平等的體現?!?/p>

        “單身人士多,這只是事實而已。我們沒有重男輕女,關鍵問題是,剩下的都是單身漢,并不是女孩子?!闭勂疬@些,鄧園總是皺著眉,辯解的聲音像拴了一塊石頭。他想不到,自己的好心會招致不解。

        令他同樣沒想到的是,這種心意很快就有了實在的回響。因為亞甜婆婆的努力,村委會一個收集檔案的鐵盒里,有了第一對新婚夫婦的合照。夫婦倆手持結婚證并排而立,村委會的標牌立在背后,仿佛是證婚人。

        紅娘獎金還沒到賬,但村委已在猜想:也許下一筆錢,還是會發到亞甜婆婆手上。登記的時候亞甜很興奮,滿以為當場就能拿到1000元現金,但村委告知還得等待財務審核。亞甜對此一臉嫌棄。

        亞甜隔三差五就跑去村委催發獎金,并且自信滿滿地跟村委說,今年還準備再領8000。

        (為保護受訪者隱私,羅良、呂佩、秋英均為化名。)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85期 總第785期
        出版時間:2024年03月11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jizzjizzjizz亚洲熟妇 高清|日韩精品亚洲人旧成在线|99爱在线精品视频免费看|天天天天做夜夜夜夜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