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lpwam"><legend id="lpwam"></legend></s><tr id="lpwam"><option id="lpwam"></option></tr>

    <s id="lpwam"><source id="lpwam"></source></s>

  1. <samp id="lpwam"></samp>

      1. <cite id="lpwam"><video id="lpwam"></video></cite>

        <code id="lpwam"></code><tbody id="lpwam"><delect id="lpwam"><div id="lpwam"></div></delect></tbody><span id="lpwam"><noframes id="lpwam"><wbr id="lpwam"></wbr>

        安德烈亞斯·布雷默:告別的年代丨逝者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特約撰稿 吉普賽 日期: 2024-03-01

        (本文首發于南方人物周刊)

        安德烈亞斯·布雷默(1960-2024),德國,足球運動員

        對于阿根廷人以及他們的足球迷來說,安德烈亞斯·布雷默算得上“敵人”。1990年7月8日羅馬奧林匹克體育場,世界杯決賽,聯邦德國對陣阿根廷。阿根廷有球王馬拉多納,德國有“三駕馬車”(洛塔爾·馬特烏斯、安德烈亞斯·布雷默、尤爾根·克林斯曼),戰至85分鐘,仍難分伯仲。就當所有人都以為將進入加時賽時,轉折點出現了。阿根廷隊的圣西尼在禁區內鏟倒德國隊的沃勒爾,裁判員當即判罰點球。

        再過5分鐘,比賽就要結束了,誰都知道這個球的意義——1982年聯邦德國1:3敗于意大利,痛失大力神杯,1986年又遇到摧枯拉朽的馬拉多納,以2:3惜敗,1990年是他們連續第三次闖入世界杯決賽,是破繭成蝶還是功虧一簣?

        安德烈亞斯·布雷默走到了球門12碼處。那時他留著微蜷的金發,額頭已經完全被汗水打濕,起跑、加速、起右腳,皮球貼著草皮從阿根廷守門員的右側滾進球門。隊友朝安德烈亞斯·布雷默飛奔而來,那一刻,他是國家英雄。

        這幾年,足球世界那些熠熠生輝的名字相繼離開。那場決賽另一端的馬拉多納在2020年因心梗離世,當時的聯邦德國隊主教練、“足球皇帝”貝肯鮑爾也于2024年1月因病去世。1月19日,貝肯鮑爾的追悼會在拜仁慕尼黑隊的主場安聯球場舉行,布雷默一身黑衣,拿著玫瑰花祭奠他的恩師。那時他看起來身體健康、神色如常,只有一頭銀發在告訴世人,年華已經老去,屬于他的時代不會再來。

        1992年,布雷默從國際米蘭轉投薩拉戈薩,次年回歸德國凱澤斯勞滕隊。1996至97賽季,球隊在德乙聯賽中奪冠并升入德甲,次年,球隊又獲德甲冠軍。連續兩個賽季獲得二級聯賽和頂級聯賽冠軍的戰績,上一次還要追溯到1951年英格蘭的托特納姆熱刺隊。1980年代以后足球環境日益激烈,平民神話更顯珍貴,因此后來布雷默的球隊還有了一個特殊的指代:凱澤斯勞滕奇跡。這之后,38歲的布雷默宣布退役,成為了一名教練,可惜戰績不佳,他沒能獲得更多機會。

        此后的布雷默近乎隱退,他缺席了2015年德國足協舉辦的1990年世界杯奪冠25周年慶典,貝肯鮑爾的追悼會幾乎是他近期唯一也是最后一次公開露面。當地時間2月19日,布雷默突發心臟病去世,他的伴侶蘇珊娜在聲明中寫道,這“突然且意外”,曾經效力過的拜仁慕尼黑隊也在社交媒體上說“他的突然離去讓我們極度悲傷,他會永遠活在我們心里”。最特別的懷念來自阿根廷門將戈伊科奇亞,34年前,布雷默的點球正是穿過了他的十指關。得知布雷默去世,戈伊科奇亞說:“命運讓我們在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決賽中站在了彼此的面前,這是多么重要的時刻……美妙的足球世界和這項精彩的運動失去了一位最偉大的英雄。安德烈亞斯安息吧!”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86期 總第786期
        出版時間:2024年03月25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jizzjizzjizz亚洲熟妇 高清|日韩精品亚洲人旧成在线|99爱在线精品视频免费看|天天天天做夜夜夜夜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