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lpwam"><legend id="lpwam"></legend></s><tr id="lpwam"><option id="lpwam"></option></tr>

    <s id="lpwam"><source id="lpwam"></source></s>

  1. <samp id="lpwam"></samp>

      1. <cite id="lpwam"><video id="lpwam"></video></cite>

        <code id="lpwam"></code><tbody id="lpwam"><delect id="lpwam"><div id="lpwam"></div></delect></tbody><span id="lpwam"><noframes id="lpwam"><wbr id="lpwam"></wbr>

        俄烏沖突兩周年:看不到盡頭的泥濘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特約撰稿 陶短房 日期: 2024-03-01

        至2024年2月24日,俄烏沖突已持續整整兩周年。兩年前的這一天,俄羅斯在一系列要求被拒絕后,以“特別軍事行動”為名對烏克蘭境內發動了全面軍事進攻。

        打到第三年,塹壕對塹壕?    

        兩年前,俄羅斯以“抵制北約東擴”和“將烏克蘭去軍事化、去‘納粹’化”為由,發動了針對烏克蘭的大規模、全方位軍事進攻。

        開戰之初,俄羅斯試圖通過多路迂回結合空降腹地要點的戰法,在短時間內迫使對手就范??梢韵胂笠坏┏晒?,那么俄羅斯自2014年以來以各種形式對烏克蘭部分領土的控制將徹底合法化,北約東擴將被遏制,一個唯莫斯科馬首是瞻的“友好”政府將統治烏克蘭,而俄羅斯很可能得以恢復前蘇聯在冷戰時期的勢力范圍和國際地位,或者至少俄與北約間將建立起一個可靠的緩沖區。

        2022年3月5日,烏克蘭基輔郊區,民眾擠在一座被毀的橋下,試圖跨越伊爾平河逃離(視覺中國)

        2022年3月5日,烏克蘭基輔郊區,民眾擠在一座被毀的橋下,試圖跨越伊爾平河逃離(視覺中國)

        但“速勝”的戰法很快遭遇重挫:對基輔的空地一體“閃擊”以慘敗告終,戰后奪取的第一個州首府赫爾松得而復失,對烏克蘭第二大城市哈爾科夫的圍攻也無果而終,對烏克蘭海陸出境通道的“遮斷”收效甚微。俄羅斯黑海艦隊卻損失慘重;付出慘痛代價后雖控制了東部、東南部隸屬“四州”的部分烏克蘭領土,但從開戰之初的馬里烏波爾至不久前的阿夫迪耶夫卡,無不經歷了漫長而血腥的消耗戰。盡管俄羅斯作出各種斡旋,國際間正式承認開戰后領土、主權變更“既成事實”的主權國家依然寥寥無幾。烏克蘭也并未如其所愿,出現有力的親俄勢力,且抵抗意志似乎愈發堅定。

        2023年4月14日,頓涅茨克地區巴赫穆特,俄羅斯瓦格納集團的士兵向烏克蘭陣地開火(視覺中國)

        2023年4月14日,頓涅茨克地區巴赫穆特,俄羅斯瓦格納集團的士兵向烏克蘭陣地開火(視覺中國)

        然而烏克蘭同樣未能達到戰爭目的。

        烏克蘭公開的戰爭目的,是通過戰爭恢復得到國際社會普遍承認的、2014年以前的疆域,并進而獲得夢寐以求的北約、歐盟入場券;現實的戰爭目標則是擊退俄軍,恢復2022年2月24日開戰前的態勢。

        由于國力相對較弱,且內線作戰破壞嚴重,烏方將希望更多寄托在了三個方面:一是國際援助源源不斷;二是俄羅斯被國際制裁耗盡戰爭潛力;三是部分外援先進武器彈藥對俄羅斯形成的相對技術優勢。

        但是,隨著戰爭的長期化、消耗化、陣地化,外援“青黃不接”、容易受援助國自身其他因素干擾,以及援助主力——北約國家——在冷戰后“馬放南山”、并未為卷入大規模消耗戰做足準備的短板逐漸暴露無遺,而俄羅斯軍事機器“血厚耐磨損”的傳統優勢得到發揮。自2023年春夏以來,烏克蘭高調發動的“大規模反擊進攻”在絕大多數戰局均無功而返,徒增消耗。戰爭規律表明,小國、弱國對抗大國、強國,盲目全面依賴外援的路子走不通,一味拼消耗更是乞丐與龍王比寶——哪怕這個龍王已經今非昔比。

        2024年2月23日,烏克蘭利沃夫,烏總統澤連斯基(右)和丹麥首相梅特·弗雷澤里克森(左)在最近戰斗中犧牲的烏克蘭士兵的墳墓前鮮花(視覺中國)

        2024年2月23日,烏克蘭利沃夫,烏總統澤連斯基(右)和丹麥首相梅特·弗雷澤里克森(左)在最近戰斗中犧牲的烏克蘭士兵的墳墓前鮮花(視覺中國)

        一系列戰局的起伏導致俄前線指揮團隊多次進行“傷筋動骨”的調整,而隨著烏克蘭武裝部隊前總司令扎盧日內(Valerii Fedorovych Zaluzhnyi)的去職,兩年時間里,雙方司令部里曾經的“主角”許多已面目全非,這預示著持續兩年的戰爭將進入更微妙的“區間”。

        從目前情況看,俄在自身補給和兵力投送更方便的東部戰線利用塹壕戰消耗烏克蘭攻勢,利用兵力、火力和裝備的優勢進行代價巨大但有時能有實效的“拔點”進攻,而烏克蘭則繼續在補給線相對較短的南部戰線占據主動,并利用無人機、反艦導彈等武器襲擾俄羅斯后方。

        2024年2月,英國皇家聯合軍種研究所(RUSI)評估認為,俄坦克月產量已緩慢提升至125輛,基本可以彌補每月戰損,炮彈產量也大幅提升。與之相比,內線作戰的烏軍裝備,尤其是具備“代差優勢”的西方裝備的消耗補充困難。半島電視臺防務編輯加托普洛斯(Alex Gatopoulos)援引目擊者消息稱,“東線俄軍開五炮,烏克蘭只舍得還一炮?!盧USI認為,烏克蘭每月至少需要從國外進口24萬枚炮彈才能與俄方炮火對等。

        裝備捉襟見肘的烏克蘭只能更多把寶押在無人機上,烏副總理菲洛多夫透露,2023年烏克蘭國產無人機30萬架,2024年計劃生產100萬架,且半數零部件可以國產,自給率無疑更有保障。

        如果說戰爭第一年的主旋律是“俄方大踏步進攻,烏方據壕死守”,第二年則正好相反,在雙方消耗到一個“臨界點”的戰爭進入第三年,很可能出現類似一戰時西線的“塹壕對塹壕”僵局。

        2024年1月26日,頓涅茨克地區,烏克蘭士兵站在被俄羅斯火箭襲擊摧毀的建筑物前(視覺中國)

        2024年1月26日,頓涅茨克地區,烏克蘭士兵站在被俄羅斯火箭襲擊摧毀的建筑物前(視覺中國)

        期望落空

        俄羅斯希望借助戰爭手段重塑“第一流大國的地位”,恢復冷戰時的“面子”——超級大國身份,和“里子”——前蘇聯在歐亞的勢力范圍和影響力。事到如今,這是不可能做到了。

        原蘇聯加盟共和國和前華約國家非但未因戰爭的爆發“畏威懷德”,“離心效應”反有提速的跡象;西方國家并未在諸如“天然氣大棒”和利益分歧下出現太多綏靖和分化的苗頭,反倒不斷收緊對俄孤立、封鎖和制裁;北約東擴非但未因戰爭的爆發被“嚇阻”,芬蘭、瑞典這兩個傳統的永久中立國卻因此被推入或即將被推入北約懷抱。俄羅斯被北約進逼的態勢也未能緩解,反倒大為惡化。

        俄曾寄希望于土耳其、匈牙利、印度、斯洛伐克、塞爾維亞等國與北約、歐盟和其他西方國家之間的立場和利益的差異,為自己尋求外交和國際空間的騰挪余地;寄希望于制裁陣營會因能源價格上升等副作用發生分化;寄希望于西方主要國家國內政治的變局出現對己有利的變化。但兩年來的演變表明,多數西方政府和政要在迫在眉睫的戰爭現實面前基本堅持了“援烏拒俄”的總方針,并通過各種手段向本方的立異者施壓,兩年過去,這一立場至少并未明顯出現對俄有利的轉變。

        2024年2月22日,俄羅斯喀山,俄總統普京視察并體驗圖-160M戰略轟炸機后與記者交談(視覺中國)

        2024年2月22日,俄羅斯喀山,俄總統普京視察并體驗圖-160M戰略轟炸機后與記者交談(視覺中國)

        而西方國家希望借“烏克蘭戰爭的泥潭”拖垮俄羅斯當局、使之向有利于西方的方向轉化的構想同樣完全落空。

        盡管通脹率仍然居高不下,利率高達15%,但國際社會試圖通過對其金融體系、石油、天然氣出口及數千名寡頭的制裁,削弱俄羅斯為戰爭提供資金和物質支持能力的目的并未達到。

        蓋洛普(Gallup)承認,“國際社會的努力并未削弱俄羅斯人的經濟樂觀情緒”,相反,相信俄經濟正在改善的俄羅斯受訪者占比高達56%,相信俄生活水平正在改善者占比高達46%,雙雙創下歷史新高。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預測,2024年俄GDP增速將為2.6%,高于2023年11月份的1.1%,這遠高于大部分歐盟國家同期的GDP增速預期(如英國0.6%、法國0.9%、德國0.3%)。

        曾預言“戰爭將引發民眾不滿”的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如今已悄然改變了論調,他們的最新報告指出,“所有關于制裁和戰時對日常生活的限制引發民眾不滿以及普京政權崩潰的天真預測都落空了”、 “在很多方面,情況恰恰相反?!?/p>

        俄羅斯獨立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Levada Centre)承認,兩年來俄羅斯社會公開的戰爭支持率始終居高不下,這并非僅僅因為“高壓”,深層原因是俄普通民眾普遍存在根深蒂固的大國情結,且戰爭尚未深刻影響俄人口最稠密、經濟最發達的核心地區,尤其是莫斯科州和列寧格勒州,這些地區生活秩序正常。

        西方原本以為大量歐美日資本和國際品牌從俄羅斯撤出將帶來的社會震蕩也并未出現。通過土耳其和哈薩克斯坦等國的渠道,莫斯科人可輕易買到本應被禁運的Apple Vision Pro 耳機等西方高科技產品。幾乎一夜之間從俄主要城市街頭消失的星巴克、達美樂連鎖店,則被親政府著名說唱歌手、企業家提瑪蒂(Timati)低價撿漏,改個標識后又重新開業。諸如此類的“平行進口”、“第三方貿易”或本土支持者的利益填補,使西方資本品牌的撤離對俄羅斯市場和普通消費者的影響變得十分有限。盡管許多西方觀察家堅持相信“沉默的大多數”俄羅斯人厭倦戰爭,但只要他們因各種原因繼續保持沉默,戰爭就很難結束。

        繼續耗

        兩年來,越來越多有識之士認識到,戰爭并不能真正解決任何分歧和問題,對于俄羅斯和烏克蘭這兩個系出同源的兄弟國家而言,持續這場殘酷的消耗戰對任何一方都毫無意義,對全世界熱愛和平、渴望早日從新冠疫情以來的低迷經濟中復蘇的國家和人民而言也同樣如此。

        然而,盡管兩年來雙方都曾釋放過一些“愿意和談”的信號和姿態,也陸續有多個國家、國際組織和國際人士嘗試斡旋,勸和促談,但效果始終寥寥,?;鹉酥两Y束戰爭的前景依舊渺茫。

        2024年2月17日,烏克蘭基輔,民眾參加烏克蘭志愿軍組織的軍事訓練活動(視覺中國)

        2024年2月17日,烏克蘭基輔,民眾參加烏克蘭志愿軍組織的軍事訓練活動(視覺中國)

        歸根結底,交戰雙方主體的基本立場南轅北轍,且都自恃尚有余力,在陷入“既不可能輕易獲勝,也不可能輕易失敗”的拉鋸戰、消耗戰的僵局背景下,這場對雙方而言均代價巨大的絞肉機之戰,至少在目前并無消停的跡象,和平在這里一如雨季的烏克蘭黑土地,還是一眼看不到盡頭的泥濘。

        “戰爭是政治的延續?!睂е聻蹩颂m戰爭爆發和延續的根本原因是政治因素,是交戰各方及其背后勢力之間的政治分歧、矛盾和糾紛,結束戰爭的真正希望,只能寄托于政治解決,寄托于各方政治人物回歸理性,重新以“批判的武器”代替“武器的批判”,用和平的手段解決彼此間的分歧和矛盾,我們或許才能看到俄烏和平的曙光。

        然而有一點是肯定的,即便和平到來,參戰各方都已經不再是戰爭爆發前的那個自己,世界也不再是那個世界。蘇聯解體后的地緣政治格局,在這場戰爭后將迎來又一輪洗牌。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85期 總第785期
        出版時間:2024年03月11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jizzjizzjizz亚洲熟妇 高清|日韩精品亚洲人旧成在线|99爱在线精品视频免费看|天天天天做夜夜夜夜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