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jrxkt"><small id="jrxkt"><delect id="jrxkt"></delect></small></tr>
    <code id="jrxkt"></code>

    “阿根廷特朗普”米萊:他承諾去做的和他將會去做的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特約撰稿 陶短房 日期: 2023-12-04

    參加競選之初被嘲笑為“瘋子”的極右翼候選人米萊當選阿根廷下任總統。這個聲稱要砍一半部委、取消央行、貨幣美元化,甚至讓毒品合法化、還在馬島問題上左右逢源的經濟學碩士,到底是真瘋還是裝瘋?他又會將困境中的阿根廷帶向怎樣的未來?

    2023年11月19日,阿根廷極右翼選舉聯盟“自由前進黨”候選人米萊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一處投票站向民眾致意(新華社/圖)

    當地時間10月22日,阿根廷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結果揭曉,有“阿根廷特朗普(Donald Trump)”之稱的極右翼候選人米萊(Javier Milei)擊敗代表執政聯盟的候選人、現任經濟部長馬薩(Sergio Massa)當選下一任總統。

    阿根廷“國奧隊員”

    米萊現年53歲,是一名有意大利血統的阿根廷人,擁有兩個經濟學碩士學位,畢業后曾出任過包括匯豐銀行(HSBC)高級經濟學家在內的金融高管職務,自2012年起轉為側重經濟金融理論和發展戰略研究、教學,曾在多個著名經濟金融類智庫、論壇掛職,出任過國內外多所大學課任或兼任老師,并出版過9本專著和50多篇論文。

    他是主張“放棄一切金融和國家經濟管制,實行絕對經濟自由主義”的“奧地利學派”狂熱信徒,后逐漸演變為糅合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式貨幣主義(Monetarism)的“另類奧地利學派”,主張“政府除通過央行調控貨幣發行量以控制通漲外其他什么也不要做”,從政后則進而主張索性連央行都可以不要,阿根廷完全可以通過放棄本幣、轉用美元來實現控制通漲的目標。

    這種“比奧地利學派還奧地利學派,比弗里德曼主義還弗里德曼主義”的主張,被阿根廷許多經濟學家稱為“本土奧地利學派”,不妨稱之為“阿根廷國奧隊員”。

    2023年11月19日,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選民在一處投票站進行投票(新華社/圖)

    轉入“務虛”后他開設了自己的廣播雜志類節目《拆解神話》(Demoliendo mitos),長期、系統、專門抨擊阿根廷左翼政黨和左翼執政時政府大興土木、濫發貨幣、放任債務膨脹、官僚機構疊床架屋等弊端,指責其應對阿根廷經濟、社會和民生的一系列積弊負責,迅速聚攏了高漲的人氣。2017年起,他開始熱衷政治,2021年成立極右翼政黨“自由前進黨”(Avanza Libertad),并作為該黨候選人成功當選眾議員。

    2023年他宣布參加總統選舉,最初因其是政壇“菜鳥”且所屬政黨十分弱小,被普遍認為是“陪太子讀書”的角色,甚至得了個“瘋子”(El Loco)的諢名。

    但8月13日的初選(阿根廷特有的選舉階段,因國會小黨眾多,必須組成若干較大的政黨聯盟,每個聯盟推舉單一總統候選人,初選的目的是選出各聯盟的單一候選人),米萊不僅從由大小12個右翼黨派組成的“共同變革”聯盟(Juntos por el Cambio)中脫穎而出,成為該聯盟唯一候選人,且在全部5名通過初選的候選人中以30%的得票率高居第一,一夜間成為競選的第一熱門。

    10月22日第一輪投票,米萊獲得29.99%的選票,僅次于馬薩(36.78%)居第二位,由于阿根廷選舉規則規定,當選總統者需獲得過半選票,馬薩和米萊進入第二輪投票;11月19日第二輪投票,米萊以55.7%對44.3%的絕對優勢勝出,并在阿根廷全部24個省中贏下21個省。

    “瘋子”何以當選

    阿根廷年化通脹率已高達140%,年底甚至有可能突破200%,逾40%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過去20年來三度拖欠國際主權債務,最近一次甚至弄到鄰國玻利維亞和巴西拒絕按合同交付其訂購的菠蘿和香蕉以防賴賬的地步。被戲稱為“近代以來唯一發展成發展中國家的發達國家”的阿根廷,20世紀初經濟總量高居世界第六,如今卻已滑落到第66位,阿根廷人對此早已怨聲載道。不僅如此,公共開支浩繁、社會治安惡化,被稱作“政治種姓化”的裙帶作風盛行,都成為公眾激憤之所指。

    以“亂發大嘴”另類形象出現的米萊正是在如此背景下以“外行網紅炮手”的姿態殺入政壇,并喊出了一系列看似驚世駭俗、實則“定向爆破”的另類政綱:廢除央行和本幣,轉用美元,意在迎合公眾因長期通漲和本幣編制所積累的對本幣和央行的不信任,及對“猛藥或許能根除通漲和財富縮水”的預期;廢除一半以上部委,意在迎合公眾對裙帶作風和官僚主義的不滿;退出“金磚”、凍結大型工程項目以及將學校、廣電設施、電力等公共服務企業和教育機構私有化,則意在迎合公眾希望減少公共開支的強烈愿望。

    至于其他一些“另類主張”,則多為凸顯其“核心價值觀”,或吸引核心支持者而提出,如主張反墮胎反避孕、反對節能減排、大幅削減社會福利和醫療私有化等,都與其“基本色”一脈相承。

    他一度還提出“人人擁槍”,甚至縱容鐵桿支持者辱罵同為阿根廷人的現任教皇方濟各,同樣是其“本色演出”。至于和絕大多數其他國家“特朗普復制品”迥異的毒品開放政策,則是為了迎合阿根廷部分底層民眾嗜好而“屈尊”提出的。

    多數分析家指出,盡管大多數阿根廷公眾未必真的相信米萊能“包治百病”,但鑒于此前反其道而行之的左翼庇隆主義(Peronist)在過去13次大選中勝出10次之多,左翼早已透支了選民的信任和耐心,而傳統右翼最近兩次的勝選也未能扭轉局面,因此“既然別的辦法不靈,不妨試試猛藥”這種“說不定真行”的思維迅速風靡一時,并讓曾參加過“山寨”滾石樂隊、熟諳流行爆紅之道的米萊趁勢贏得了總統寶座。

    一些分析家指出,米萊在初選異軍突起后,政府在恐慌下動用宣傳機器對其大力“妖魔化”,結果適得其反。一些意在激發公眾對米萊執政恐慌的作品(如渲染米萊削減公共開支會導致布宜諾斯艾利斯地鐵票漲到1100比索,而現價僅56比索)反倒幫了政府倒忙,因為公眾很容易由此聯想到飛漲的物價,并被米萊“政府就是這樣亂花錢的”宣傳口徑帶走。

    有當地觀察家指出,米萊精心塑造出“政治局外人”形象,并打著“體察民間疾苦”、“反對門閥裙帶”的旗號,成功吸引了大量草根選票,但他的“草根代言人”形象卻是由阿根廷最富有的一群人精心打造的:億萬富翁歐內基安 (Eduardo Eurnekian)是米萊最重要的支持者之一,他掌控的媒體網絡“A24”是米萊成功的政治公關形象最主要的塑造者和推廣者,并在一系列眼花繚亂的組合拳后成功“點數擊殺”了表現平庸的公營傳媒。

    右翼在第一輪后的果斷取舍則是戰術上的關鍵:同樣屬于極右但“相對不那么右”的候選人布爾里奇(Patricia Bullrich)在初選中以“反高犯罪率”的口號與米萊鷸蚌相爭,第一輪更獲得23.81%的選票,僅次于馬薩和米萊名列第三。第一輪結束后米萊果斷叫停對布爾里奇的攻訐,后者權衡利弊后迅速宣布支持米萊——事實上,第二輪中米萊的得票率(55.7%),和第一輪中米萊和布爾里奇選票相加之和(53.90%)大差不差。

    2023年11月19日,阿根廷中左翼執政聯盟祖國聯盟候選人馬薩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省蒂格雷市的一處投票站投票后發表講話(新華社/圖)

    文武百官和“黑衣宰相”

    由于米萊所屬政黨實在太小,核心團隊也人馬無多,一般認為他會廣泛吸納同屬“共同變革聯盟”的其他較大右翼政黨,尤其聽命于前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的政治老手入閣或參與幕僚,但核心閣員仍會盡量安排心腹和志同道合者。

    其中外長已確定為和他共同創立“自由前進黨”的蒙蒂諾(Diana Mondino),她和米萊同為“阿根廷國奧隊員”;曾因在1996年幫助馬拉多納打贏一場涉毒官司而一戰成名的明星律師兼電視評論員利巴羅納(Mariano Cuno Libarona)將成為新任司法部長,這位精通“網紅經濟學”的名人在選戰過程中為米萊出了不少錦囊妙計。

    他的副總統搭檔維拉魯爾(Victoria Villarruel)是個有爭議的人物:她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在右翼陣營中有相當的號召力,卻因為出身前軍政府要員世家,且公開主張為軍政府要員“平反”而飽受爭議。

    至于不出任公職,卻可能對新政府的戰略、政策走向產生重大影響的“黑衣宰相”,除前面提到的億萬富翁歐內基安等人外,被他稱作“我的摩西”、被圈內人稱作“對米萊影響最大者”的胞姐卡里娜·米萊(Karina Milei)也是絕對不容忽視的人物。

    將兌現、將不會兌現和未必會兌現的承諾

    “遠離‘金磚’”、削減公共開支和凍結大型項目,目前看來是米萊上臺后必定會兌現的競選承諾,因為這些承諾具有較廣泛的選民基礎,且環環相扣(如前政府積極爭取加入“金磚”,就是為了上馬更多大型項目融資),也是左翼和前政府的核心政綱和最不受歡迎政策。

    “把公營媒體私有化”也會在第一時間展開,這不僅因為公職人員過多是社會不滿的集中指向(米萊曾在廣播秀中猛烈抨擊“620萬在私營公司工作的阿根廷職員要供養2000萬公職人員”,贏得一片喝彩),也因為在初選后針對米萊的“獵巫狂潮”和“定向潑污”中,惟恐米萊上臺后飯碗不保的公營媒體雇員表現得十分亢奮。

    2023年11月16日,在阿根廷科爾多瓦,極右翼選舉聯盟“自由前進黨”候選人米萊(中)參加競選集會(新華社/圖)

    一些競選承諾會兌現,但多半會“打折”:部委肯定會減少,但估計不會如此前宣稱的關掉過半部委及央行,這不僅矯枉過正,作為較小的執政黨也不利于論功行賞安排盟友的人事;針對巴西、中國等國家的“疏離”會繼續,但不會走太遠:第二輪投票前他已低調表示“會信守與中國企業已簽訂的合同”,而許多分析家都指出,他的“國奧”經濟金融戰略十分依賴海外融資,但在美國,不論民主黨或共和黨當家,都不會對金援早已信譽破產多次的阿根廷有多少興趣(有趣的是,米萊仰慕的祝賀他當選的特朗普,是公開反對繼續為阿根廷提供融資方便的美國政客),搞砸與重要國際投資來源國中國的關系,對阿根廷未必有什么好處。

    此外,他曾公開揚言當選后要第一時間訪問美、以,并拜謁多位猶太教領袖(他一度宣稱要皈依猶太教),但近來已明顯放低聲調,因為最新民調顯示,阿根廷主流民意對美元很感興趣,但對讓本國過于親近以色列,尤其對讓本國總統“猶太化”意興闌珊,因此訪問大概率成行,但預計不會“用力過猛”。

    幾乎注定不會兌現的承諾包括抨擊教皇(第二輪投票前已道歉)、“人人擁槍”(第一輪投票后因民調逆轉而公開放棄)、醫療私有化和大規模削減公共福利(民調強烈逆轉后已大幅后縮),以及“讓馬島居民公投決定主權”——自己競選聯盟內部多數盟友公開反對,其副總統人選維拉魯爾所代言的幾個馬島戰爭老兵組織對此反應激烈,且民意反饋也并不理想,近期他已很少提及。

    大概是意識到了馬島主權問題的嚴重性,近期他又改了口風,聲稱“阿根廷將采取政治解決的方式收回馬島,模式將類似于中國收回香港?!边@一表態當然又遭到了英國方面的強烈反彈。

    還有一些承諾是否兌現或兌現多少還有待觀察,最突出的是“放棄本幣改用美元”。

    一些分析家認為,鑒于阿根廷本幣在國內外早已信用掃地,且阿根廷企業和普通民眾實際上早已開始轉用美元,“貨幣美元化”阻力其實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大,加上公眾對“政府通過印鈔制造通漲和貧困”怨聲載道,此舉也有望在短時間內聚攏人氣。

    但多數分析家,如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首席新興市場經濟學家杰克遜(William Jackson)和蘇黎世Vontobel資產管理公司投資組合經理拉羅斯 (Thierry Larose)等認為,情況并沒有那么簡單:阿根廷是拉美第三大經濟體,放棄本幣改用美元,意味著放棄自主財政金融政策控制權,將本國“金融殖民地化”,讓美聯儲控制阿根廷經濟命脈,一旦經濟形勢再受挫折,公眾情緒在拉美大環境下很容易大逆轉,從而令提出這一政策的始作俑者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不僅如此,由于阿根廷國際征信糟糕透頂,近年來趨于“美國優先”的美聯儲是否愿意領情,還是個未知數。他們同時指出,“貨幣美元化”或許能控制通漲,卻無法解決阿根廷的財政困境,而后者才是阿根廷經濟金融困境之本。事實上,勝選演講中,米萊的確也回避了“貨幣美元化”和“關閉央行”等此前一再高調呼喊的口號。

    公共服務業和大型國企私有化是否全面推行也是個未知數,因為拒絕兌現承諾固然會得罪許多選民并繼續背負沉重的財政包袱,但全然“砸爛”卻也必定會造成劇烈的社會動蕩,如何取舍,殊難決斷。

    不在競選承諾之列但必定會做的公認有兩件事:

    一是再次嘗試國際債務重組,之所以必定會做是因為不做不行,之所以未大事聲張則是因為此舉左翼執政時同樣在做;

    二是在正式就職后對現政府政要進行法律清算,如眾矢之的、曾先后是第一夫人和副總統的基什內爾(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就很可能在卸任后被送上法庭,甚至送進監獄。

    許多分析家相信,鑒于米萊所屬政黨在阿根廷參院中席位僅占10%,在眾院中僅占5%,所屬“共同變革聯盟”仍是議會少數派,且米萊本人在議會也十分不活躍(據說他擔任議員期間僅參與過一個法律草案的聯署),他的許多過于激進、爭議過高的競選承諾,未來都將面臨不同程度的“打折傾銷”。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3 第778期 總第778期
    出版時間:2023年12月25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jizzjizzjizz亚洲熟妇 高清|日韩精品亚洲人旧成在线|99爱在线精品视频免费看|天天天天做夜夜夜夜做

  • <tr id="jrxkt"><small id="jrxkt"><delect id="jrxkt"></delect></small></tr>
    <code id="jrxkt"></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