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永根:把根深深扎在泥土里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盧琳綿 日期: 2021-11-05

中國現代稻作科學(xué)的主要奠基人丁穎生前收集了七千多份野生稻種和許多尚未整理的科研數據,盧永根將它們擴充到一萬(wàn)多份,成為我國水稻種質(zhì)資源收集、保護、研究和利用的重要寶庫之一

華南農業(yè)大學(xué)昭陽(yáng)湖畔西側,臨著(zhù)植物種質(zhì)創(chuàng )新與細胞生物學(xué)實(shí)驗室,農學(xué)院八樓有一排生機盎然的野生稻,它們來(lái)自廣東高州、佛岡、遂溪、增城、博羅、惠來(lái)和江西東鄉、海南瓊海等地。

野生稻對面的照片正是它們的收集者——盧永根。他是作物遺傳學(xué)家,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華南農業(yè)大學(xué)教授、博士生導師、前校長(cháng)。2001年10月7日,在佛岡縣龍山鎮湴鎮村石鼓嶺,盧永根拄著(zhù)拐杖,拍下了這張照片。他簡(jiǎn)易的紅帽子下,臉有暴曬過(guò)的痕跡。

此時(shí)他已71歲,聽(tīng)說(shuō)廣東佛岡山間有野生稻,興致勃勃地跟著(zhù)學(xué)生翻山越嶺去到田間。這株野生稻位于靠近山頂的一處凹陷的山塘“天坑”中,四周被喬木和灌木包圍。沼澤地,有山泉,路難走。盧永根不覺(jué)得麻煩,“作為一名農業(yè)科學(xué)家,你必須把根深深扎在泥土里,一定要親自察看現場(chǎng),不能遺漏一絲一毫的細節?!?/p>

作為一名老黨員,盧永根畢生致力于水稻遺傳育種研究和農業(yè)科學(xué)教育事業(yè)。他的筆記本扉頁(yè)上,寫(xiě)著(zhù)自勉的四個(gè)“一點(diǎn)”:多干一點(diǎn);少拿一點(diǎn);腰板硬一點(diǎn);說(shuō)話(huà)響一點(diǎn)。2017年,盧永根被評為廣東省優(yōu)秀共產(chǎn)黨員;2018年被選為“感動(dòng)中國2017年度人物”;2019年8月12日,盧永根在廣州逝世,享年89歲。2019年,中共中央宣傳部追授盧永根“時(shí)代楷?!狈Q(chēng)號;2020年,中共中央追授盧永根“全國優(yōu)秀共產(chǎn)黨員”稱(chēng)號。

?

?

半為儒者半為農

1930年,盧永根出生在香港一個(gè)中產(chǎn)家庭,排行老四,父親是律所的高級職員。1941年,香港淪陷,正讀小學(xué)六年級的盧永根被送到廣州花都鄉下避難。在《我的科教生涯》一文中,盧永根回憶:“在家鄉兩年多的逃難日子里,我加深了對農村的了解和認識,同情農民,樂(lè )于同農民親近?!边@期間,父親托人捎來(lái)兩句家訓:“身勞苦學(xué)”;“既買(mǎi)鋤頭又買(mǎi)書(shū),田可耕兮書(shū)可讀,半為儒者半為農?!?/p>

16歲時(shí),盧永根開(kāi)始在香港培僑中學(xué)讀高中,這被他認為是“樹(shù)立人生觀(guān)的重要三年”。此時(shí)正值解放戰爭時(shí)期,盧永根也加入了“新民主主義青年同志會(huì )”和中共地下黨。高中畢業(yè)后,在黨組織的安排下,他離開(kāi)香港,回到內地的嶺南大學(xué)讀書(shū)、從事革命工作。

1984年,盧永根在華南農業(yè)大學(xué)紅滿(mǎn)堂草坪上給牧醫及農學(xué)系學(xué)生作了題為《把青春獻給社會(huì )主義祖國》的報告,講到這段青年時(shí)期的經(jīng)歷:“我為什么要摒棄比較安逸的生活,放棄個(gè)人名利而回內地呢?主要是日本侵華戰爭的現實(shí)教育了我,使我覺(jué)醒到當亡國奴的悲慘。我是炎黃子孫,要為自己的祖國復興效力?!?/p>

1952年11月,中山大學(xué)農學(xué)院、嶺南大學(xué)農學(xué)院和廣西大學(xué)農學(xué)院畜牧獸醫系及病蟲(chóng)害系的一部分合并成華南農學(xué)院,盧永根隨之成為華南農學(xué)院大四的學(xué)生。畢業(yè)后他留在華南農學(xué)院擔任作物遺傳育種學(xué)的助教,開(kāi)始了水稻遺傳育種研究工作。

1955年8月,盧永根參加教育部委托北京農業(yè)大學(xué)舉辦的全國作物遺傳育種進(jìn)修班,接觸到了摩爾根遺傳學(xué)說(shuō)。生物學(xué)史上,曾存在著(zhù)摩爾根學(xué)派與米丘林學(xué)派的爭論——美國生物學(xué)家摩爾根以果蠅為研究對象,創(chuàng )立了基因學(xué)說(shuō),提出基因控制生物的遺傳與變異;蘇聯(lián)植物學(xué)家米丘林則主張通過(guò)外界環(huán)境作用定向培育生物的生長(cháng)發(fā)育,否認“基因”這種“特殊”物質(zhì)的存在。

分子生物學(xué)的建立,進(jìn)一步證明了摩爾根學(xué)派的正確。今日,摩爾根學(xué)派已成為現代遺傳學(xué)的根基。但上世紀50年代,中國基本只認可米丘林遺傳學(xué),反對摩爾根遺傳學(xué)。

“當時(shí)正大力倡導學(xué)習蘇聯(lián),學(xué)習‘先進(jìn)的’米丘林遺傳學(xué),批判‘反動(dòng)的’、‘唯心的’摩爾根遺傳學(xué)。北大有兩位全國知名的教授‘屢批不改’地支持摩爾根遺傳學(xué)觀(guān)點(diǎn),一位是雜交玉米專(zhuān)家李競雄,另一位是植物多倍體專(zhuān)家鮑文奎?!北R永根回憶,“實(shí)踐證明李、鮑兩位教授是正確的,讓我覺(jué)得一個(gè)科學(xué)工作者應該誠實(shí)、正直,堅持實(shí)事求是,敢于獨立思考,不趕浪頭?!?/p>

?

?

作為傳承的野生稻

20世紀30年代,我國水稻育種領(lǐng)域有著(zhù)“南?。ǚf)北趙(連芳)之稱(chēng)。作為中國現代稻作科學(xué)的主要奠基人,丁穎畢業(yè)于日本東京帝國大學(xué)農學(xué)部。日本學(xué)者渡部武主編的《中國的稻作起源》一書(shū)將丁穎稱(chēng)為“中國稻作科學(xué)之父”。

1957年,作為中國農業(yè)科學(xué)院首任院長(cháng)兼任華南農學(xué)院院長(cháng),丁穎在華南農學(xué)院給高年級學(xué)生講授專(zhuān)業(yè)補充課,內容是中國栽培稻種的起源演變和中國稻作區域劃分,深深吸引了盧永根。1962年,盧永根開(kāi)始擔任丁穎的秘書(shū)、科研助手,到中國農業(yè)科學(xué)院工作。

1926年,丁穎在廣州市東郊區犀牛尾的沼澤地發(fā)現了普通野生稻自然雜種后代,首次用野生稻與農家種雜交育成了“中山一號”,即世界上第一個(gè)具有野生稻血緣的新品種。

“中山一號”開(kāi)創(chuàng )了栽培稻與野生稻雜交選育新品種的先河,出現了“農人爭種中山白”的盛況。由此衍生的品種,推廣時(shí)間超過(guò)60年,累計推廣面積達1.24億畝。這個(gè)發(fā)現,印證了野生植物種質(zhì)資源是蘊藏豐富的自然財富這一觀(guān)點(diǎn)。所有栽培植物,均由野生植物或從野生植物中篩選出的特殊種質(zhì)經(jīng)雜交育種而成。植物種質(zhì)資源是在不同生態(tài)條件下經(jīng)過(guò)上千年的自然演變形成的,有各種潛在的可利用的基因。

“種質(zhì)資源是非常重要的,”盧永根的第一個(gè)博士生、華南農業(yè)大學(xué)原農學(xué)院院長(cháng)張桂權強調,“要把這些不同的、分散各地的水稻種質(zhì)資源收集起來(lái),再比較有什么差異、優(yōu)點(diǎn)、缺點(diǎn)、特點(diǎn),研究怎么去利用它們。育種都要有一個(gè)親本,我們不可能無(wú)中生有地培育出一個(gè)莫名其妙的東西,所以野生稻種質(zhì)資源是要保存下來(lái)的,要有這個(gè)意識?!?/p>

丁穎去世后,盧永根繼承了這份責任。他將丁穎生前收集的七千多份野生稻種和許多尚未整理的科研數據,擴充到一萬(wàn)多份,成為我國水稻種質(zhì)資源收集、保護、研究和利用的重要寶庫之一。

華南農業(yè)大學(xué)農學(xué)院教授劉向東作為盧永根招收的第三個(gè)學(xué)生,曾在接受采訪(fǎng)時(shí)說(shuō),“當時(shí)也沒(méi)有像樣的實(shí)驗室,沒(méi)有保存稻種的條件。相比在實(shí)驗室搞實(shí)驗和寫(xiě)論文,這項工作學(xué)術(shù)成果‘顯示度’并不高,每隔兩年,要把土壤翻新,重新播種,工作量非常大,費力不討好,如果是一般人就放棄了?!钡R永根堅持了。

1979年,盧永根負責的“華南農業(yè)大學(xué)稻屬種質(zhì)資源保存基地”建成。

2007年,在接受《科學(xué)時(shí)報》采訪(fǎng)時(shí),盧永根表示,野生稻在水稻的常規育種、雜交稻育種、生物技術(shù)育種和稻種起源、演化及其分類(lèi)等基礎理論研究中都起到重要的物質(zhì)基礎作用?!霸谶M(jìn)化過(guò)程中,植物在自然環(huán)境中形成了很多帶有抗性或有助于高產(chǎn)穩產(chǎn)的基因,然而由于人工育種過(guò)程的介入以及農藥化肥等的施用,這些基因在人工環(huán)境下已經(jīng)丟失。在保護環(huán)境、回歸自然的理念日益深入人心的今天,有很多我們需要的東西還只能從野生植物資源中尋找,野生稻便是其中極其重要的來(lái)源?!?/p>

今天,華南農業(yè)大學(xué)稻屬種質(zhì)資源保存基地已擴建至7000平方米,有網(wǎng)室、溫室、居群池、繁殖區和盆栽區,繼續著(zhù)“丁氏收集的稻種種質(zhì)資源”和盧永根院士收集的野生稻保護、利用與創(chuàng )新。

?

?

到田里去

20世紀80年代,盧永根開(kāi)始帶領(lǐng)團隊研究水稻的雜種不育性。秈稻和粳稻是亞洲栽培稻的兩個(gè)亞種,從地理分布上看,秈稻多種于濕熱南方。粳稻則適于高緯度、高海拔地區種植,例如東北稻區。

“我們平常稱(chēng)的雜交水稻,其實(shí)是秈型雜交水稻?!睆埞饳嘟榻B,秈粳亞種間的雜種優(yōu)勢要遠大于秈粳亞種內的優(yōu)勢。但亞種之間存在的生殖隔離法則,會(huì )導致秈粳亞種間育性下降,以及秈粳不育,“但我們要讓它的產(chǎn)量表現出強大優(yōu)勢?!?/p>

利用亞種之間更加強大的雜種優(yōu)勢以實(shí)現超高產(chǎn),是農學(xué)在育種上從不間斷的追求。

盧永根跟張桂權一起提出了水稻“特異親和基因”的概念,以及應用“特異親和基因”克服秈粳亞種間不育性的設想。這被業(yè)界認為是對栽培稻雜種不育性和親和性比較完整和系統的新認識,對水稻育種實(shí)踐具有指導意義。

1963年8月,盧永根(右三)隨丁穎院士(左三)在寧夏引黃灌區考察水稻

張桂權表示,盧永根經(jīng)常下地的習慣以及多年在華農的學(xué)術(shù)氛圍,讓他感到育種的重要性。辦公室里張桂權常年放著(zhù)一輛山地車(chē),每天都要騎到基地去,“要到田里去,要去育種。只做理論研究是遠遠不夠的,育種家實(shí)際上現在就是新的農民,我們的研究一定要為育種服務(wù)?!?/p>

趙杏娟是盧永根的秘書(shū),1997年自華農畢業(yè)后就一直跟著(zhù)盧永根?!案?zhù)他出去開(kāi)報告,都是很有意思的,他很風(fēng)趣,講得深入淺出?!壁w杏娟說(shuō),盧永根也會(huì )講很多方言,去各種地方的田里,要跟農民打交道,很親切,“他都會(huì )講,粵語(yǔ)、潮汕話(huà)……”

盧永根也不愛(ài)麻煩人,“發(fā)表的文章、發(fā)言稿、學(xué)術(shù)報告等都是他自己去收集材料、起草的。我整理后,他會(huì )認真修改文章的排版布局,反復推敲用詞造句,連一個(gè)標點(diǎn)符號都不放過(guò)?!壁w杏娟說(shuō)。

晚年,盧永根的生活保持著(zhù)簡(jiǎn)樸,秉承物盡其用的傳統,與夫人吃食堂里的飯菜,一身布衣。在感動(dòng)中國短片拍到的鏡頭中,盧永根家里只有簡(jiǎn)單的幾樣家具:木沙發(fā)、鐵架床、蚊帳和一臺老式電視。

2000年6月,盧永根在水稻試驗地指導博士研究生 劉向東(左)、莊楚雄(右)

?

?

人人有田耕,人人有飯吃

1994年,盧永根寫(xiě)了一封公開(kāi)信,駁斥當時(shí)的留學(xué)生“不愿回國”的各種言論:“一切有志氣的真正愛(ài)國的青年科學(xué)家都應扎根祖國,外國的實(shí)驗室再先進(jìn),也不過(guò)是替人家干活。我們現在實(shí)行開(kāi)放政策,有各種渠道跟蹤國外的發(fā)展動(dòng)態(tài),緊密保持同國外的接觸,如參加國際學(xué)術(shù)會(huì )議、出國短期訪(fǎng)問(wèn)、共同合作科研等等。在國內從事科學(xué)研究照樣能出成果,關(guān)鍵是要努力去開(kāi)拓和爭取?!?/p>

他也盡心地去提供這份條件——2017年3月,盧永根與夫人徐雪賓將十多個(gè)存折里的存款,轉入了華農教育發(fā)展基金會(huì )賬戶(hù),前后花了一個(gè)半小時(shí)。他們將畢生積蓄8009446元捐贈給華南農業(yè)大學(xué),成立“盧永根·徐雪賓教育基金”,用于扶持農業(yè)教育事業(yè)。

“他從來(lái)沒(méi)有離開(kāi)過(guò)農業(yè),沒(méi)有離開(kāi)過(guò)農業(yè)教育,他對農業(yè)真的有非常深厚的感情,他肯定是希望華農特色農學(xué)越辦越好,他知道農業(yè)的重要性、糧食安全的重要性,而且知道現在學(xué)農不容易,他是為了鼓勵大家學(xué)農愛(ài)農?!壁w杏娟說(shuō)。

華南農業(yè)大學(xué)教授張澤民是張桂權的學(xué)生,曾跟盧永根同在一個(gè)實(shí)驗室?!白≡褐?,他一直在關(guān)心中國的糧食安全問(wèn)題。作為農業(yè)領(lǐng)域的專(zhuān)家,他非常關(guān)注我國的糧食進(jìn)口問(wèn)題。他一直說(shuō),不能因為現在國際上糧食便宜了,就可以不重視農業(yè)生產(chǎn),一定要有憂(yōu)患意識?!睆垵擅窕貞?。

“假如那么的一天到來(lái)喲,人人有田耕,人人有屋住,人人有飯吃……假如那么的一天到來(lái)喲,人人有書(shū)讀,人人都是詩(shī)人,都是音樂(lè )家……我們的生活啊,就是詩(shī)境。我們的語(yǔ)言啊,就是音樂(lè )?!?/p>

16歲時(shí),盧永根以筆名平原寫(xiě)下了這首詩(shī)。那是他對農業(yè)與未來(lái)的美好愿景。

(參考資料:《盧永根:識得神州稻谷香》《我的科教生涯》《盧永根的選擇與傳承》《“布衣院士”盧永根:書(shū)寫(xiě)大寫(xiě)的人生》)

網(wǎng)友評論

用戶(hù)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9期 總第799期
出版時(shí)間:2024年07月15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chǎ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yè)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lián)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