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斯奮 最大的野心 是成為一名文化人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包莉婷 日期: 2021-06-19

“腹有詩(shī)書(shū)氣自華,為自己添一分文化自信和底氣,正是迎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所必需的”

特約撰稿 ?包莉婷 ??發(fā)自廣州 ??編輯 ?周建平 rwzkjpz@163.com

?

與劉斯奮接觸,你很容易會(huì )被他舉手投足間的豪邁之情所感染。

“少年時(shí)代幾個(gè)夢(mèng)想都實(shí)現了,始終沒(méi)有脫離文人的身份,我還有什么不滿(mǎn)足?”說(shuō)出這話(huà)的他曾游刃于文學(xué)界、學(xué)術(shù)界、書(shū)畫(huà)界和政界,且皆有顯著(zhù)成就。 ??

“我這輩子最大的野心是成為一名文化人,這也是我安身立命的基點(diǎn)?!眲⑺箠^笑道,鏡片后的雙目炯炯有神。

如今,作家、書(shū)畫(huà)家劉斯奮的身影仍舊經(jīng)常出現在各種文化活動(dòng)中,為發(fā)揚傳統文化而奔走。

基于自身的經(jīng)歷,他一再倡導年輕人學(xué)詩(shī)。

“多讀、多背,最好能寫(xiě)。古典詩(shī)歌是了解傳統文化的捷徑,而傳統文化的修養對人格的形成至關(guān)重要?!眲⑺箠^說(shuō),學(xué)詩(shī)不是要求自己成為比肩李杜的詩(shī)人,而是把它當作文化血脈來(lái)繼承,“腹有詩(shī)書(shū)氣自華,為自己添一分文化自信和底氣,正是迎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所必需的?!?/p>

詩(shī)心全入《白門(mén)柳》

1961年,17歲的劉斯奮以《白馬》詩(shī)三首在廣州詩(shī)詞界成名。

他的詩(shī)友、香港中文大學(xué)教授周錫?記得,這首詩(shī)傳出來(lái)時(shí),“吾輩中人當日皆能瑯瑯誦之?!睍r(shí)任廣東省文史研究館副館長(cháng)胡希明,對這三首詩(shī)更是激賞,邊飲酒邊擊節吟哦,連呼“好詩(shī)”。

劉斯奮的父親劉逸生是業(yè)內有名的報人,也是古詩(shī)文專(zhuān)家。因為家學(xué)淵源,劉斯奮從小醉心于文學(xué)藝術(shù),尤愛(ài)古典詩(shī)文和繪畫(huà)。不過(guò),由于工作很忙,劉逸生也沒(méi)空認真深入指點(diǎn)劉斯奮。

難以得到父親日夕親授,他便拿詩(shī)作求訪(fǎng)阮退之、佟紹弼等學(xué)養豐厚的父執輩,并結識了數名同住廣州西關(guān)一帶、年紀相仿且志趣相投的詩(shī)友。每有新作,便用復印紙手抄成幾份,分送大家,切磋唱和——也就在那時(shí),他立下成為文化人的理想。

他的另一位詩(shī)友、中山大學(xué)教授陳永正覺(jué)得兩人相識的情形歷歷在目。1960年冬天,劉斯奮拿著(zhù)自己的詩(shī)集《弄斧室詩(shī)鈔》,從沙面家中步行來(lái)到珠秀坊尋訪(fǎng),其中壓卷的是一首七言絕句《觀(guān)沼氣發(fā)電有感》:“江湖浪跡任消磨,一旦逢春意氣多。愿化明珠三萬(wàn)斛,直教流影亂星河?!?/p>

“未滿(mǎn)三朝已有食牛之氣??晌?!可畏!”陳永正后來(lái)點(diǎn)評道。然而令他感到十分惋惜的是,步入而立之年后,劉斯奮便很少再寫(xiě)詩(shī)。

“吾之詩(shī)心已全入《白門(mén)柳》矣!”劉斯奮答。

上世紀80年代初,由于一次偶然的約稿,他一頭扎進(jìn)這部三卷本的長(cháng)篇歷史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中。不過(guò)連他也沒(méi)料到,這一涉足竟從36歲到53歲,耗費了整整16年光陰。后來(lái)劉斯奮表示,激發(fā)他從事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的動(dòng)力,是試圖發(fā)掘民族文化的認識價(jià)值和審美價(jià)值。就認識價(jià)值而言,是通過(guò)描寫(xiě)明末清初思想家黃宗羲以及其他具有變革色彩的士大夫知識分子,在“天崩地解”式的社會(huì )巨變中所走過(guò)的坎坷曲折道路,來(lái)揭示我國17世紀早期民主思想產(chǎn)生的社會(huì )歷史根源。就審美價(jià)值而言,則是全力挖掘歷史中所蘊含的中國文化之美。從這樣的目標出發(fā),他像寫(xiě)詩(shī)一樣地寫(xiě)這部130萬(wàn)字的小說(shuō),力求做到精雕細刻、字字珠璣,每天經(jīng)常只能寫(xiě)出500字、1000字,偶然能寫(xiě)出3000字就是大豐收了。的確可以說(shuō),他是把寫(xiě)詩(shī)的才情盡付其中了。

《白門(mén)柳》

《白門(mén)柳》第一卷完稿后,劉斯奮把書(shū)稿拿給陳永正過(guò)目。陳永正發(fā)現其中有兩句需要替古人代筆的地方還空著(zhù),就幫他補了上去——

“涼飔亂翻千簇艷,初陽(yáng)靜映一籬秋?!?/p>

多年之后,劉斯奮還記憶猶新地提起這件令他開(kāi)心的事。仔細數來(lái),兩人的友情至今已持續了整整60年。

文人寫(xiě)文人,筆下見(jiàn)詩(shī)心?!栋组T(mén)柳》獲評“處處飄逸著(zhù)文化詩(shī)魂,流淌著(zhù)濃郁的詩(shī)化色彩”,他替古人代筆的詩(shī)詞、書(shū)信、說(shuō)書(shū)話(huà)本等,也悉數成為全書(shū)的點(diǎn)睛之筆。

1997年底,《白門(mén)柳》第三卷尚未付梓,已憑前兩卷獲茅盾文學(xué)獎,實(shí)現了廣東文學(xué)界在該獎“零的突破”——劉斯奮是第一個(gè)、也是迄今唯一獲此殊榮的廣東作家。全書(shū)三部出齊后,又被中國出版集團作為經(jīng)典作品收入《20世紀中國文庫》。

活態(tài)的中國文化精神之脈

獲茅盾文學(xué)獎后,劉斯奮沒(méi)有繼續創(chuàng )作,而是在最高點(diǎn)封筆?!皩λ囆g(shù)創(chuàng )造來(lái)說(shuō),保持激情和突破出新是最重要的。人生有限,既然激情不再,難有突破,何不適時(shí)退出?”

于是,他轉身投入少年時(shí)的另一個(gè)夢(mèng)——繪畫(huà)——之中。天賦極高的他不拜師、不臨摹、不寫(xiě)生,只在興起處盡情揮墨,作品以個(gè)性鮮明的風(fēng)格和濃郁的人文氣息引起關(guān)注。起先,他遵循傳統文人的路子畫(huà)古代人物。水彩畫(huà)大師王肇民以“筆墨瀟灑,風(fēng)格雅異”八字評價(jià)他的作品。

不過(guò)他并不滿(mǎn)足,很快就確定了新的追求目標——現代人物。

“過(guò)去寫(xiě)意畫(huà)只畫(huà)古人,因為古人寬袍大袖,適宜以長(cháng)線(xiàn)條、大寫(xiě)意的方式表現,然而現代人露出胳膊和腿。如何用大寫(xiě)意的筆墨加以表現?這是當今畫(huà)壇有待探索解決的一個(gè)學(xué)術(shù)點(diǎn)?!碑斔堰@批新作展示出來(lái)時(shí),立即引起畫(huà)壇的極大關(guān)注。劉斯奮仍舊不滿(mǎn)足,繼續在山水畫(huà)、花鳥(niǎo)畫(huà)不斷嘗試,一再出新,一次又一次引起轟動(dòng)。2014年,劉斯奮的書(shū)畫(huà)詩(shī)文藝術(shù)展在北京中國美術(shù)館舉辦。北京大學(xué)藝術(shù)學(xué)院教授丁寧說(shuō):“把幾種才華集于一身是一種文人現象,是古老的現象。劉斯奮的出現讓我們確信中國文化的精神之脈仍然是活態(tài)的?!倍袊囆g(shù)研究院副院長(cháng)田黎明則認為:“劉先生是當代文人畫(huà)的杰出代表,這個(gè)稱(chēng)呼是當之無(wú)愧的?!?/p>

提及自己在文人畫(huà)方面的成就,劉斯奮把它歸功于數十年學(xué)識、才情、修養的積累。2003年出任廣東畫(huà)院院長(cháng)后,劉斯奮提出畫(huà)家要補文化課。

除了小說(shuō)、繪畫(huà),自幼受傳統文化滋養的劉斯奮,在古典詩(shī)文的選編、箋注方面也頗有成果。曾接連出版嶺南三家、蘇曼殊、梁?jiǎn)⒊?、黃節、周邦彥、辛棄疾、姜夔、張炎等名家的作品選集。后來(lái)在創(chuàng )作《白門(mén)柳》初期,他因機緣巧合與海外學(xué)者余英時(shí)就陳寅恪先生的晚年詩(shī)文展開(kāi)激烈“筆戰”,引起海內外學(xué)界的轟動(dòng),受到錢(qián)鐘書(shū)、季羨林的充分肯定。

不過(guò)他學(xué)術(shù)興趣并未就此停止。到了2015年,他又在《中華讀書(shū)報》上發(fā)表 《“墓門(mén)深更阻侯門(mén)”析證》,對一樁聚訟百年的文化懸案作出了令人信服的考證。在此前后,他在《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報》上發(fā)表多篇學(xué)術(shù)文章,并以新鮮的觀(guān)點(diǎn)一再引起關(guān)注。

劉斯奮的本職是公務(wù)員,人們看重專(zhuān)注一個(gè)領(lǐng)域并從一而終的人才,“不務(wù)正業(yè)”的他難免招致異樣的眼光。他自己也說(shuō):“在文學(xué)界、美術(shù)書(shū)法界或學(xué)術(shù)界眼里,我是從政的;在從政的同事眼里,我又是寫(xiě)小說(shuō)、畫(huà)畫(huà)的,或者還搞學(xué)術(shù)?!钡鹊健栋组T(mén)柳》第二卷完稿,他干脆自號“蝠堂”:寓意身屬公務(wù)人員而醉心文學(xué)、繪畫(huà)、書(shū)法、學(xué)術(shù),有如蝙蝠之似鳥(niǎo)非鳥(niǎo),是獸非獸。他認為,工業(yè)文明帶來(lái)的精細分工雖然極大地提高了生產(chǎn)效率,但在一定程度上扼殺了人們創(chuàng )造潛能的豐富性,導致一些人像流水線(xiàn)上的固定一員,失去突破自我的勇氣。

《冬日陽(yáng)光》 2016年 紙本設色 98cm×59cm

對標傳統文人,劉斯奮從來(lái)不給自己的人生設限,在積極入世的同時(shí)注重充分發(fā)展個(gè)人才能或潛能,揚長(cháng)避短,把所學(xué)和體悟綜合運用、觸類(lèi)旁通。2007年,他與友人共同成立廣東人文藝術(shù)研究會(huì ),以“融會(huì )詩(shī)書(shū)畫(huà)、打通文史哲,充分挖掘人的潛能,為拓展和提升中國文藝的文化內涵和精神品格進(jìn)行探索”為主要宗旨。

古賢雄直氣

劉斯奮早年曾注釋《嶺南三家詩(shī)選》(1980 年)。其中屈大均、陳恭尹二家在清兵入關(guān)后寧做遺民、不做順民,慨然而有氣節。江蘇詩(shī)人洪亮吉認為:“尚得古賢雄直氣,嶺南猶似勝江南?!边@種雄直之氣,在劉斯奮身上也得到承傳。他生性耿直,敢于堅持真理。他的次子劉再行認為,父親對文人身份的重視,體現在首先要求全面、深厚的人文功底,對歷史經(jīng)驗的透徹了解,而后是待人處世重宏觀(guān)視野而不拘泥小節,進(jìn)而追求不失節操、有天地情懷的士大夫精神。

2010年,早已卸任行政領(lǐng)導崗位的劉斯奮有感于“當前文風(fēng)積弊之深重,可謂觸目寒心”,與七名學(xué)者共同發(fā)表《嶺南宣言——關(guān)于救治當前學(xué)風(fēng)文風(fēng)的呼吁》,直指知識界存在的部分“以艱深文飾淺陋”、“以抄襲冒充研究”、“以繁瑣支撐空洞”、“以模式扼殺創(chuàng )造”、“以矯情代替真情”等弊病,呼吁有識之士“挺身而出,端正學(xué)風(fēng),改造文風(fēng),擔負起中華文化復興的使命”。

徐南鐵是宣言的聯(lián)名學(xué)者之一,和劉斯奮相交多年,在他的印象中,“只要是看不慣的事情,劉斯奮就會(huì )直言不諱?!边^(guò)去擔任省委宣傳部副部長(cháng)時(shí),劉斯奮就規定:廣東的魯迅文學(xué)獎,凡是擔任評委的,本人的作品一律不能參選。不能既當運動(dòng)員,又當裁判員。

90年代中期,劉斯奮面對文藝界思想比較混亂的狀況,通過(guò)萬(wàn)字長(cháng)文毅然提出“朝陽(yáng)文化”理論,呼吁建設熱烈擁抱時(shí)代、與中國當代文明進(jìn)程相適應的新文化。在他的推動(dòng)下,一批積極反映改革開(kāi)放現實(shí)的影視、音樂(lè )作品成系列地涌現,引領(lǐng)全國潮流。

劉斯奮擔任總策劃之一的電視劇《英雄無(wú)悔》是其中之一。當時(shí)有人認為劇本觸及公安內部的極少數腐敗現象,擔心不妥,劉斯奮卻說(shuō):“腐敗問(wèn)題是客觀(guān)存在,文藝不僅可以加以反映,而且應當反映,只要分清主流和支流、現象和本質(zhì),即可大膽寫(xiě)來(lái)?!薄队⑿蹮o(wú)悔》后來(lái)開(kāi)創(chuàng )了20世紀末國內反腐影視先河,劉斯奮的膽識可見(jiàn)一斑。

廣東中華民族文化促進(jìn)會(huì )創(chuàng )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葉選平生前曾為劉斯奮的藝術(shù)綜合展撰寫(xiě)前言,認為“劉斯奮的多方面成就,體現了一位當代人文知識分子在民族復興大潮中的使命感……他在詩(shī)、文、書(shū)、畫(huà)等文化藝術(shù)領(lǐng)域對中國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堅守、繼承與創(chuàng )新,他的審美取向、他的自信、他的修為、他的所得、他的感悟,對當代知識分子如何在紛繁的現實(shí)社會(huì )中安身立命,善學(xué)通變,無(wú)疑具有積極的探索與啟迪意義?!?/p>

如今退休多年,劉斯奮自言“每天睡覺(jué)睡到自然醒”,寫(xiě)字、畫(huà)畫(huà)、讀書(shū)“看心情”,過(guò)著(zhù)“從心所欲”的生活。年過(guò)七旬的他是微信朋友圈的活躍用戶(hù),幾乎每天都轉載數條時(shí)事熱聞,時(shí)刻保持對社會(huì )問(wèn)題的關(guān)注和思考?!皞鹘y文人特別強調對社會(huì )和現實(shí)的關(guān)注,所謂‘厚德載物’、‘自強不息’?!眲⑺箠^說(shuō)。

《沃野春晨》 2011年 紙本設色 340cmX136cm

《錦繡春風(fēng)》 2007年 紙本設色 360cmX145cm

(參考文獻:劉斯奮《蝠堂詩(shī)詞鈔》,譚運長(cháng)《劉斯奮評傳》,林洪浩主編《傳世 ?劉斯奮卷》)

網(wǎng)友評論

用戶(hù)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9期 總第799期
出版時(shí)間:2024年07月15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chǎ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yè)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lián)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